第237章 戚家覆滅(1/2)

    這幾天, 跟雲順謹和於忠河關在書房裏, 一遍又一遍的修訂了計劃。在總督衙門,足足呆了五天,也該回去了。

    四娘多有不舍,五娘卻安穩:“很快……很快……說不得就能在京城相見了。到時候, 四姐也該出閣了……我親自下帖, 將三姐和六妹都請回來, 咱們姐妹再聚聚。”

    “好!”四娘說著, 到底是送來了已經坐在馬車裏的五娘的手:“千萬保重!”

    看著四娘看著遼王妃的馬車遠去,又有些傷感。於忠河就納悶:“其實你不用擔心的。”那樣的遼王妃, 把天下人都能算了去。還有什麽值得人不放心的?

    這話四娘就不愛聽了:“那是我妹妹!”

    知道是你妹妹呀!事實上, 是你對你妹妹的能力存在誤解。她不是一個需要庇護的小女人, “你沒見她在地圖上揮斥方遒的樣子……”

    “不聽!”四娘嘟嘴:“不許說我妹妹壞話。”

    那哪裏是壞話?明明就是好話。

    他特誠懇的道:“我挺佩服遼王妃的……”從而更佩服能駕馭這樣的女人的遼王。

    這話是實話,但是這次聰明把後半句話給壓下去了。聽了前半句的四娘覺得順耳些了, 問說:“你幾時走, 我給你準備些吃的。”

    於忠河順口應著, 看著四娘嬌俏的背影,心想:雖然敬佩遼王,但是要是我, 便是再如何,我也舍不得我媳婦受那些顛簸之苦呢。

    可他又哪裏知道遼王的苦?他是舍得媳婦的人嗎?可舍不得又有什麽辦法呢?自家那媳婦不屬於那種能關在家裏的。關鍵是, 她得自己高興。

    就像是現在,幾乎每天都通一封信,從來信的字裏行間看的出來, 她像是長成翅膀的鳥兒,歡喜著呢。

    不過,好歹還算是戀巢。

    她悄然離開,沒有驚動任何人。對外隻說,遼王妃在閉門研究作物,至於那什麽小產之類的流言,他才不會放出去,多不吉利。

    因著有水稻的成功,這個理由讓人深信不疑。

    這一走,就是小半年。如今,終於到真的動真格的了。

    既然動了,他就去信給明王。如今,明王身在漠北。此次,既然要一路直奔京城,那麽,這後方就得穩固。

    烏蒙如今亂象叢生,諸位王子搶奪汗位,各個部族分崩離析。怎麽能利用這次的事情,叫明王和烏蒙相互牽製,不來在後背偷襲遼東,這是當下他要解決的問題。

    兩個晚上沒睡,他叫了人來:“想辦法散出消息,叫宋承乾以為,烏蒙有人想要突襲西北……”

    這個很好辦!每年到了這個時候,北方的寒意未去,草原上的雪不曾融化,草沒有長上來的時候,是烏蒙日子最難過的時候。這時候除了南下搶掠,還會如何呢?

    這個消息不是假的,是真消息。

    烏蒙首選之地乃是西北,那裏的河套地區,最為豐饒。而遼東跟烏蒙接壤之處,比之烏蒙並沒有好過多少。這也是當初為何敢把開始行動的時間定為這個時間段的原因。

    不僅烏蒙的日子不好過,明王在更靠北的漠北,那地方幹冷,這個季節,也是最最難熬的。如果烏蒙和宋承乾起了摩擦,明王肯定會趁火打劫摻和一下。三方勢力焦灼,相互牽絆,能給自己騰出不少的時間。

    解決了這個後顧之憂,那便隻等著西南的動靜。

    這一切,都得是在戚家被滅之後才能啟動。成與不成,在此一役。而此役成功與否,則在他的小王妃——雲五娘!

    雲五娘此時站在船頭之上,遠遠的看著福州城。

    戰亂,帶來的必然是百姓流離失所。

    而此次,五娘沒有貿然而動。手裏的旗子舉著,她在等,等城裏的各處,響起海警之聲。

    高高的瞭望塔上,鼓聲震天而響。偌大的福州城,隻在一瞬,不管是幹什麽的,都扔下手裏的東西,迅速的返回。不能及時返回家中的,每條街都有避難所。這些年,一直有人維護。都說是鄉紳自發籌錢維護的,但其實,都是金家默默的在做。

    如今,海警一響,街麵上幹幹淨淨。

    出攤的攤位還那麽擺著,卻沒人為了自家的這些東西而不要命的停留在外麵。說實話,能做到這樣殊為不易。這若不是一代一代的有人堅持不懈的在做這方麵的引導,是沒有如今這樣的成效的。

    戚長天在聽到海警的時候瞬間站起身來,“這次又是鬧什麽?”

    最近幾乎是天天的,彼此雙方都有一戰。不過對方似乎也有顧慮,沒有要上岸的打算。你來我往的都快玩的人膩味了,今兒又玩新鮮的,鬧起了海警。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