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多方籌謀(1/2)

    五娘笑了笑, 看著戚長天, 突然叫了一聲:“表叔!”

    戚長天被這一聲‘表叔’叫的,渾身都是一激靈:“又想用懷柔之策?”

    五娘輕歎:“雲家跟戚家是姻親,說起來,也隻二房跟戚家是血脈相連的。我那爹怎麽說也是您的姑表兄弟, 不是有句話嗎?姑表親, 姑表親, 打斷骨頭連著筋。”她走過去, 甚至是坐在對麵邊上, “咱們之間, 何嚐不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

    好厚的臉皮!

    “你爹那樣的人, 是怎生生出你這樣的姑娘的。”戚長天冷哼, “不要在我麵前玩這些手段, 你表叔我還沒愚蠢到被一個孩子玩弄於股掌之間。到了如今, 不外是成王敗寇,何必再來說這麽多。”

    “好死不如賴活著嘛!”五娘說著,就又來了一句:“再者說, 您不想活了, 難道戚家老小,都不願意活了?”

    戚長天猛的變色:“二管家……”

    五娘朝他邊上的官哥兒一笑:“這些年,辛苦了!”

    官哥兒笑的一臉靦腆,跪下來:“見過主子!”

    戚長天指著二人:“你……你們……”他冷然而笑:“我對你們父子不薄……”

    “可我們本就是金家人。”官哥兒說著,就站起來,“我打從記事起, 我爹就告訴我,我是金家人。這一點,從來沒有變過。”

    戚長天愣了愣:“金家?難怪呢!難怪呢!”他頹然坐下,“你爹把家裏大大小小的人都帶走了……交給金家?”

    “至少他們能活的好好的。”五娘結果話頭,“還是您認為,此時此刻,他們的命也不重要了。”

    “你用我一家老小的命要威脅我?”戚長天臉上yh出幾分憤然來:“不覺得卑鄙?”

    “易地而處,你會跟我做同樣的選擇。”五娘朝外看了看,“我知道你在等什麽。等羅刹!等羅刹殺進來,將你救出去。可你不想想,炮火轟鳴一整天了,從羅刹那裏過來,能兩個來回了。她怎麽不見?”

    戚長天有了幾分恍然:“還是你!你是下的離間計!之前羅刹來說五爺和二管家……那個五爺是你……”因為二管家是你的人。

    對的!

    “就是這樣的。”她坦然承認,“羅刹因為你的不信任……鬧情緒呢。最近天天炮火轟鳴的,福州城不也安然無恙呢。她必然是以為今兒跟之前一樣,相互打一打就算了。若是放在沒起嫌隙之前,她必然會帶人日日守著的。而如今……她覺得你不信任她了,因此,在你們商量軍機大事的時候,就避開了。你若是求救於她,她還會來。這一點上,我必須得為她說句好話。不過如今已經晚了!”

    正說著,外麵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有人給了春韭一個條子,春韭看了一眼,就過來道:“剛收到消息,羅刹已經帶人上船,‘解救’戚家人去了。龍三和龍五帶人,接管了羅刹內外堂,該清除的已經清除了。”

    戚長天不可置信:“羅刹怎麽知道戚家人上了船?”

    “我打發人給送的信。”五娘就笑道:“這很意外嗎?”

    事實上,羅刹裏麵也有金家的人。這就解釋了為何當日羅刹在皇宮扮演成道姑要行刺的時候,元娘能扮成道姑隱藏其中。如今,也是通過金家人的手放了一條消息過去,僅此而已。至於清理羅刹老巢的事,這不是還有之前那個白頭嘛。有了內賊,再堅固的城堡都能不攻自破。

    “所以,您別等了。等不來的!”五娘就道:“對羅刹,我不會手下留情。一旦她的船使出海麵,一炮便能解決。從此,世上再無羅刹!此時,你再無其他援手!這西南上下官員,如今都知道是朝廷來平亂,對從逆之人既往不咎,那你又覺得,有多少人肯為你,為你戚家陪葬。”

    戚長天沉默了,良久之後才道:“既然什麽都被你算好了,你又何必來跟我廢話。”

    “不是我想廢話。”五娘就道:“實在是不到最後關頭,表叔你不肯鬆口啊!”

    “想說我不見棺材不掉淚就明說,不用這麽客氣。”戚長天就道:“到了如今,我在乎的已然不多了,唯有一家老小的(性xing)命。既然他們在你的手裏,說吧!要我做什麽?”

    五娘點頭:“我需要表叔寫一封信給雲順恭。”

    雲順恭?

    你爹!

    直呼你爹的名諱,你可真是親閨女!

    戚長天點頭,這事不難:“要我寫什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