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多方籌謀(2/2)

麽?”

    “寫你正跟我四叔打的難分難舍,勝負看似難料。但其實不然,你已然跟‘逆賊’沐清有了協定,不日將以這一支海賊為前鋒,登陸塘沽口,然後直奔京師。你可告訴雲順恭,在西南,或可為持久戰。但偷襲京城,必能一戰而下。你需他在京城為內應……”

    五娘沒說完,戚長天就明白了:“西南的戰報,你想押著不發。”

    “不是不發,隻是遲一步發而已。”五娘笑笑,您明白這個意思吧。

    有點明白了:“沒有正式公文,便是有消息傳回去,朝廷也不敢輕信,以為是我散出去的假消息。尤其是你會抓緊時間給將我的信送給你父親以後,你父親必是會將信呈給那位皇上。我在心裏說戰事膠著,流言卻說你四叔大盛,朝廷已經平定了西南。如此,朝廷更會以為,是我故意散出去的消息,用來麻痹朝廷,以達到偷襲京城的目的。”

    五娘點頭:“表叔英明!”

    戚長天的表情就奇怪起來:“如果朝廷認為我要偷襲京師,可京師的情況咱們都很清楚。一水的老爺兵,更有吃空餉的情況。京城外原本駐紮的城防軍,卻曾經被成厚淳統領過,早已經不被那位皇帝所信任。這種情況之下,京城就得調兵和求援。調兵需要時日稍久,但從遼東南下,卻是極盡的。快馬加鞭的話,兩三日便可到達!他一定會先用遼王抵擋‘我’,想著不能戰事了了,調兵也該到了。再用這些人轄製遼王,運氣好的話還能將遼王留。雖然冒險,但沒有比這更好的解決辦法。隻要遼王一入京,你們便能合兵一處。拿下京城,改天換地,隻在瞬息耳!”

    五娘含笑以對,沒有告訴戚長天的是:真正的兵符模板就在自己手裏。自己手裏有一套完整的兵符!

    因此,根本就不怕誰圍困。

    見五娘那一臉淡然的表情,戚長天還好心的提醒:“雲順恭是你爹。”

    我知道!

    “你在坑爹。”雲順恭想當忠臣來著,結果被親閨女算計,真真是當了一回賊。

    五娘也一臉哀怨:“沒法子,在他那個爹眼裏,寧肯你贏了坐上那麽位置,他都不盼著我贏。”他心虛,他害怕!“可我偏偏就是沒法殺了他!不用用他,豈不是便宜了他!”

    可若是你一個處理不好,你爹會沒命的。

    戚長天張嘴想說來著,想想還是算了,有什麽可說的。他坐下,揮筆寫下了一封信,遞了過去。

    五娘看了看,然後收起來,遞給春韭:“馬上叫人送出去。”

    等春韭出去了,五娘才看戚長天:“表叔,你的家人我會照佛,但是你……不能活!萬事皆可原諒,唯獨勾結倭寇這一條……不可贖!”

    果然還是金家的做派!

    戚長天轉身,將掛了的寶劍抽出來……官哥兒一下子擋在了五娘的麵前,五娘推開他:“沒事,表叔是個識時務之人。”

    說著,就朝戚長天行了一禮,然後轉身出去了。

    官哥兒就看著戚長天抹了脖子,倒在他麵前。他默默的跪下,等著對方咽氣,然後默默的磕了三個頭,全了這一場主仆之情,就出去叫人收斂屍體。

    幾日之後,京城中各種流言紛飛。都言說西南已經平定,但具體的情形,卻眾說紛紜。有的說漕幫的人厲害,有的說雲順謹肯實心任事,更有的說金家插手了,那姓沐的已經被滅了。這又有人說,那姓沐的根本不是什麽海盜水匪,就是戚長天引來的倭寇。紛紛雜雜,竟是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

    天元帝拿著十多天來接到的雲順謹的折子,上麵說了戚家要沿江而上直取兩江,而其中,對這場戰事,他肯客觀的給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勝負五五之數而已

    其中,他列了幾條,比如剛組建的漕幫戰船不及戚家。比如漕幫多為江湖草莽,如今訓練的時日尚短,做不到令行禁止,隻怕配合和調度上還有些難度雲雲。

    總的來說,分析的很客觀。

    正是因為客觀,所以對流言說他大捷的消息,她是存著八分的疑慮的。

    避開元娘的時候,他問付昌九:“你說……會不會是雲順謹起了二心?”

    是說雲順謹滅了戚家,自己占了西南想取而代之。

    元娘端著茶站在外麵,剛好聽到這一句。她默默的轉身回去了,又打發人:“去簡親王府,接王妃進宮來……這兩天不知道怎麽了,胸口悶……想找人說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