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元娘所求(1/2)

    “好閨女!”雲順恭看著一身利落, 隻帶著七八個丫頭趕來的五娘, 老臉一紅, 眼圈也紅了, “到底是我的好閨女。人人都說遼王必反,為父卻堅信遼王不會反!為何?那是因為遼王娶了我雲家的女兒!我雲家的女子顧全大局,如同男子一般,心裏裝著天下的!”

    五娘點頭笑了笑:“父親這般誇我,真叫我不敢當啊!”

    城防營的一位將軍就問五娘:“敢問王妃娘娘, 賊子封鎖嚴密, 你是如何過來的?”

    五娘看了海石一眼, 這丫頭二話不說就拿出一塊牌子:“這是金家的腰牌, 有這麽東西, 別說在大秦可暢通無阻, 便是在毗鄰著的任何一個國家, 都可以暢行無阻。”

    語氣裏帶著幾分傲然。可這傲然全憑的是實力說話!

    這將軍再不疑有他:“王妃高義,臣等慚愧。”

    “將軍謹慎, 本王妃理解。”五娘說著, 就掃了一眼城防圖,然後便道:“那如今, 我是進宮, 還是回雲家呆著。”

    這般的自覺……雲順恭就道:“去宮裏吧, 你大姐在宮裏,不會有事的。”

    “瞧父親說的,這是什麽話?”五娘就道:“既然王爺帶了我來, 並且千方百計的衝破阻礙來到城下,又怎麽會怕出事呢?就像是父親說了,王爺是大秦的王爺,不曾對大秦有絲毫的異心,我有有何好擔心,又能有什麽事呢?”

    雲順恭點頭:“說的好!說的好!人人都道我失心瘋了,如今我二叫為父揚眉吐氣。去吧!進宮去吧!我這就打發人給宮裏送信兒。”

    五娘便將一封信遞給城防營的將軍:“這是王爺在我臨行前給我的,叫我務必給將軍。該如何破賊,王爺信中說的很詳細,將軍隻要配合將軍,相信不日便能擊退賊寇,護衛京師太平。”

    這將軍趕緊雙手接住:“借娘娘吉言。”

    五娘點點頭,就又出帳,在雲順恭親隨的護送下,直奔皇宮。

    皇宮還是那個皇宮,尤記第一次來皇宮時的情景,如今,時日未久,卻早已是物是人非。

    進了宮門,就有轎輦等著,從外朝一進入內宮,就看到元娘帶著人遠遠的站著,朝這邊張望。

    “大姐!”五娘從轎輦上下來,撇下跟著的丫頭,就朝元娘跑去。

    元娘伸開雙臂,在五娘跑到跟前的時候,一把將她給抱住:“……五妹,好久不見。”

    “大姐!”自打在慈恩寺從寒潭裏將她撈出來,她們姐妹倆就沒真正的在一處說過話了,當日的情景還曆曆在目,誰能想到,姐妹再見,會是如今的局麵。站在麵前的元娘,不是當年那個豐腴姑娘了,她瘦了好些,縱使滿身珠翠,可卻再也找不回當年在韶華院歪在炕頭的那一抹風情了。

    一時之間,五娘的鼻子有些酸:“大姐……好久不見。”

    除了這句之外,姐妹倆相對卻又無言。

    五娘緊緊的攥著元娘的手:“我們走著吧……我想跟你說說話……”

    “噯!”也許到了大殿裏,就再也沒有機會跟大姐說說私房話了。

    元娘沒有看五娘,而是看著熟悉而又陌生的宮道兒:“你說奇怪不奇怪,我從來不迷路的人,在這宮裏,我不敢自己走。哪怕前簇後擁,可我依舊每天走著同一條路。說起來是皇後,可這個宮裏大部分的地方我都還沒去過,好似也永遠不想去,你說這是為什麽?”

    五娘看她:“因為大姐你,總以為自己是奔著榮華富貴來的,可實際上,大姐你還是把心丟在了宮裏。在這裏,偌大的宮殿,輝煌的建築,你都不曾放在眼裏。那是因為大姐你的心裏,裝著一個人呢。”

    元娘苦笑了一下:“我記得,又一次看你的手劄,你的手劄裏有一句詩,‘人生若隻如初見’,這句詩說的真好。還是想不起來從哪本雜書上看的嗎?”

    五娘笑了一下,沒回答。

    元娘也沒往下追究:“我到現在都記得那個雪夜,我在院子裏彈琴,他爬在了牆頭,忘不了對視的那一眼……說實話,那一眼,我忘了我的初衷,動心了……”

    五娘點頭,看偏偏的,後來,她看見了讓他動心的男人最不堪的一幕,緊跟著的變故叫她眼花繚亂。

    “進了宮,跟他守在一處。人還是那個人,讓過動心過,讓我絕望過,甚至讓我覺得厭惡和惡心過……可是,他是想全心全意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