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元娘所求(2/2)

的對我好的,這個我知道……”

    可是你,卻背叛了他。

    五娘反攥住元娘越發冰冷的手,所以這些日子,她日日都在經受煎熬吧!她問說:“後悔了嗎?”

    “後悔?”元娘搖頭,“不後悔!但是對他還是會有愧疚。對於他曾經的妻妾,他不是一個好丈夫,對於他的孩子,說起來,他也算不得一個好父親。如今看著好很多,那是因為時局到了現在,對外的矛盾凸顯,才緩和他們父子的矛盾,可若一切能回到從前,還是什麽都不會改變。對於臣下,他多疑,寡恩,有時候甚至是刻薄。可這天下,誰都能鄙薄他,就我不能。”

    五娘慢慢明白元娘的意思了:她這是再變相的求情,她怕自己和宋承明萬一成事,會殺了天元帝。一般而言,是得這樣的。

    她這麽想著,就看向元娘。從元娘的眼神裏,她看到了一絲決絕。

    那便是天元帝死,她必是要生死相隨的。

    五娘伸手抱住元娘:“你是我大姐,永遠都是。”所以,我又怎麽會看著你走絕路呢。

    她拍了拍元娘的脊背,在她耳邊輕聲道:“大哥的婚事你不想參與嗎?大伯娘在我府上住著,吃齋念佛,誰也不理。你不想偶爾跟大伯娘見見麵嗎?大姐,我是五娘呀,我是你的妹妹呀!你放心,事情會解決的,會有兩全之策的,你信我。”

    元娘的眼淚到底在提到白氏的時候掉了下來:“我不該……我知道他是一個根本不值得人去愛的男人。可有時候,心就是控製不住……他待我的好……若是我不能為他做點什麽,那麽餘生,我將永不得安寧。與其如此……”

    “大姐!”五娘一把捂住元娘的嘴:“一切有我,你信我。”

    元娘抬頭看天,把眼淚憋了回去,“我自然是信你的。”

    天元帝站在皇宮最好的觀景樓上,看著在宮中一路慢行的倆姐妹,扭臉問付昌九:“你說怪不怪,遼王妃來了,可朕心卻更慌了。”

    付昌九就道:“陛下,不管遼王有幾分忠心……但他萬萬不敢拿遼王妃的(性xing)命冒險的。否則,金家也不能饒了他!”

    天元帝輕笑:“那你以為遼王妃真出了事,金家能饒了朕?說到底,朕唯一能轄製金家的,便是金家當年跟先祖的情分。可父皇做的事……朕又怎麽好意思跟人家談情分呢?”

    付昌九便低聲道:“陛下不會叫金家找上門的,畢竟,您不會真叫遼王妃在宮裏出事。再者,還有皇後娘娘呢。”

    “是啊!還有皇後!”天元帝嘴角帶出了幾分笑意,“到底是年齡小,嘴上要強。口口聲聲不認雲家,可雲家的事她哪件不掛心。自打入宮,她不曾為她自己求過一金一銀,每次開口,必是她的姐妹。有時候,朕都羨慕這情分。”

    “遼王妃敢這麽進來,未嚐不是知道皇後娘娘在宮中。”付昌九的語氣就輕鬆了起來,“隻憑著皇後娘娘和遼王妃的情分,事情想來就不會太糟糕。”

    天元帝笑了一下沒言語:這話說的愚蠢。這天下大事,為君為皇者,什麽時候被女人左右過?到底如何,還得看遼王如何決斷!

    他站在高處,眺望這座皇城,然後吩咐付昌九:“越是這種時候,越是得穩得住。宮裏穩住了,百姓的心才穩的住。再者,不能把遼王妃為質的這件事辦的這麽明顯……因此,傳旨宗室,在京的王公大臣,進宮赴宴。今晚,朕要設宴,邀宗室朝臣一起,等遼王勝利的消息。另外,請各家家眷一同進宮,給遼王妃作陪。記住,宣旨的時候傳召四九城,朕得叫京城的子民都聽得見。”

    “是!奴才領命,這就去辦。”付昌九應著,就腳步輕快的離開了。

    轉眼,這個消息就傳到了元娘的耳朵裏,她隻愣了片刻,然後就苦笑:“若是他早清明一些……就好了!”

    若是她早清明一些,這天下又如何會成為這般樣子。

    元娘準備宮宴的一應事務,五娘在元娘的偏殿裏,養精蓄銳,梳洗更衣,等著即將到來的宮宴。

    宮裏四處都是繁忙的,好久都沒有這般熱鬧了。

    這麽熱鬧之下,誰又會注意,那偏僻的宮室一角,有一隻信鴿撲騰著翅膀,飛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