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時機不再(1/2)

    “主子!”海石從衣襟下麵掏出一隻已經死了的鴿子:“果然被您料中了!”

    五娘笑了一下, 沒要鴿子, 卻拿了海石遞過來的的綁在鴿子腿上的小竹筒, 倒出一下片白綾。白綾上寫著一行字, 大致說了宮裏和京城的情況。

    不用猜也知道,太子宋承乾在這宮裏是埋著不少眼線的。這些人必須要清除掉!

    五娘就看海石:“看準了放鴿子的人了嗎?”

    “認準了!”海石低聲道:“我也留下信號,找咱們自己的人了。這些人隱藏的再深,咱們的人也不可能不知道。”

    五娘‘嗯’了一聲,這個自己人說的是金氏這些年想辦法給宮裏埋下的暗線, “隻要把太子的人挖出來就行, 殺人的事不用他們, 這得你們親自去?還都行嗎?”

    幾個人都yh出幾分躍躍欲試來。

    五娘就道:“春韭留下, 你們去吧。記得按時回來, 別驚著大姐姐。”

    幾個丫頭低聲應是, 然後就依次出去了。五娘靠在軟枕上, 叫春韭守著,當真就睡著了。

    這一覺睡的不是很安穩, 好似耳邊都是哭聲, 一步一步走來,腳下都是鮮紅的血。聽到春韭輕言輕語的聲音, 她蹭一下坐了起來。起來之後, 摸了摸頭上, 竟是出了一層細密的汗。

    春韭帶著元娘從外麵進來,元娘一見五娘的樣子就皺眉:“可是累著了?”

    五娘抹了一把汗:“大姐這邊真暖和,好久沒睡的這麽舒坦了。”

    “起來吧, 好好拾掇拾掇,許多宗室和大臣,都已經攜家眷進宮了。”元娘就去翻衣服:“我去給你找衣裳來。”

    五娘擺擺手:“不用了大姐,我帶了。”

    帶什麽了?

    幾個丫頭確實是帶著包裹的,但那應該是換洗的衣物,這種宮宴,是需要正裝的。

    五娘摁住元娘的手,看春韭。春韭起身,從一邊的包括裏取出衣物來。

    今兒這衣裳有些特殊,五娘的手覆在其上:“我今兒想穿著它!應景!”

    元娘的視線就被金燦燦的鎧甲吸引了:“你要穿它?”

    五娘的手撫摸在上麵,鄭重異常:“是!我要穿它。它該堂堂正正,走到人前的。”

    想起金家一門,元娘什麽都沒說,隻點點頭,良久才道:“正好,我也沒見過你英姿颯爽的樣子。當日你冰封盛城,京城裏說書的唱戲的憑著這一段都能養家糊口了,不知道有多受歡迎。那時候我還遺憾,好像五娘還是那個坐在炕上,抓著毛筆圖了滿紙墨跡的孩子,卻怎的一眨眼,就成了他們嘴裏那個端是英姿無比的遼王妃了呢。今日,終是(性xing)狄患了。去梳洗吧,我親自為你披上戰甲。”

    將頭發高高束起,不施脂粉的,不佩飾品,這金甲,是這世上最昂貴的配飾。

    看著五娘英姿勃發,威儀無雙的樣子,元娘笑了:“看見你這樣,我能想象的到,將你縱容成如此模樣的遼王該是何等心胸之人。如此……我心裏最後那一點不安也消失了。哪怕是對不起他,至少我做了一件於這個天下而言,最有利的決定。”她再度打量了五娘一眼,看著依次進門,早已換上銀甲的丫頭,她的笑顏一下子舒展開了:“金家銀甲護衛……好!好!去吧!我隨後就到,確實是該亮相了。”

    大殿裏早已經坐的滿滿當當了,宮宴沒有大聲喧嘩的,但卻少不了私下裏嘀咕。今兒這大殿裏,除了宗室勳貴,便是四品以上的大員連同家眷。來是聖旨,可這心裏誰不憂心。之前就有過一次齊聚宮內,結果呢?那天死了多少人呢。如今,又是聚集在一處,誰的心裏能安穩?

    雲高華坐在大殿裏,老太太和顏氏緊跟其後。再靠後一點,是雲家三房父子二人,因著子爵的爵位,父子二人有資格進宮赴宴。

    雲順泰沒進過宮,這一點連雲家昌也不如。雲家昌好歹還做過禦前侍衛,宮裏還常進常出過。這會子父子倆躲在後麵說悄悄話。做爹的說,這要是出了事怎麽辦?當兒子的說,沒事,我知道哪裏的狗洞能鑽出去,到時候肯定跑的了。

    雲高華聽了一耳朵,險些給氣死。回頭狠狠的給瞪了一眼。

    老太太是眼觀鼻鼻觀心的,反正她兒子和孫子孫女都不在這裏,搭上的也就是她這一老太婆的(性xing)命而已。

    倒是顏氏,是真真放不下小兒子,她要是出事了,那孩子連個托付的人都沒有。隻怕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