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恍然真相(2/2)

下子就靜,這是戰鼓的聲音。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眾人都支起耳朵聽著,看看這是幾鼓。

    鼓聲連綿不絕,並不曾中斷。眾人的眼裏便有了喜意。

    簡親王扭臉,跟五娘對視了一眼,然後微微的收回視線。

    五娘攥著酒杯,退回位置上,然後看了身後的海石幾人一眼。

    海石幾個也是身著甲胄,此時退出去,倒是沒人都想。以為這些上過戰場的丫頭是去打探消息去了。

    天元帝也看了付昌九一眼,付昌九明白,這是說,叫人盯著這些丫頭。

    元娘隻當沒看見這些眉眼官司,眼觀鼻鼻觀心的坐著,不時的給自己添一杯酒,自斟自飲。

    這鼓聲持續了半個時辰,才剛剛停下來,就有人急匆匆的來報:“遼王進宮了!遼王進宮了!”

    那這便是勝了!

    要不然遼王進不了宮!

    大殿裏的氣氛頓時一鬆,贏了贏了!這就是贏了。

    一時間,相互祝酒碰杯,一個個都帶著慶幸。

    可那明眼人,卻察覺到了不對。遼王贏了,固然是好。可遼王是怎麽直接進宮的?有皇上的詔令嗎?

    要知道,遼王率領的可是驕兵悍將。

    天元帝扭臉無看付昌九,卻發現,付昌九自打剛才出去,就再沒進來。

    這事不對了!

    天元帝手裏的酒杯猛的往禦階上砸去,發出清脆的響聲,大殿裏頓時就靜了下來,都愕然的朝上看去。

    天元帝此時看著五娘冷笑,開口卻說了一句:“拿下!”

    眾人見這位遼王妃一身甲胄,自斟自飲好不快活,哪裏把聖上的盛怒放在心上?

    壞了!這是要出大事了!

    大殿裏靜悄悄的,隻等著外麵如狼似虎的侍衛進來,將遼王妃押起來。

    可這等啊等啊,等到外麵傳來腳步聲的時候,就有一風塵仆仆一身黝黑鎧甲的悍將走了進來,此人不是遼王又是何人。

    原本俊朗的容貌因為這一身風塵平添了幾分滄桑之感。他進來之後目光如電,在大殿之中掃視了一遍,然後目光就落在了一身金甲的遼王妃身上。他三步並作兩步,喊道:“沐清!”

    五娘笑的眉眼舒展,淩厲的眉眼染上了柔和之色:“謹之!”

    她起身,他已到身邊。他張開雙臂,她入小鳥歸林,一頭紮了進去。

    年輕的男女,男子將女子狠狠的抱在懷裏,像是要揉進骨子裏一般,他又低啞的叫了一聲:“沐清!”

    然後女子響亮的應了一聲“噯!是我!我是沐清。”

    沐清?

    這個名字為什麽這麽熟悉呢?!

    啊!對了!沐清!是沐清!

    她就是沐清!

    大殿裏的可都不是笨蛋,哪裏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麽。

    什麽包圍了京城,什麽西南之亂,全都是假的!

    從頭到尾,都中了遼王夫妻的圈套了。這兩口子一個在北,一個在南。兩邊夾擊,滅了戚家,然後直取京城。

    不用問也知道,雲順謹和漕幫,早已經入了這兩人的囊中。

    從北到南,悄無聲息的都給這麽算計下去了。

    一個雲家的五娘,一個小小的女子,竟是生生的叫她給算去了大秦的半壁江山。

    遼王他……怎麽敢的?怎麽敢呢?

    天元帝看著站在大殿裏的一雙男女,慢慢的閉上眼睛:“你們不是來奪江山的,你們是來複仇的。”

    對太|宗一脈,對端慧太子,他和先帝都是有罪的。

    對金家,先帝更是痛下殺手,幾乎是滅絕了滿門。

    這是仇啊!

    宋承明卻道:“不!朝代更迭,從來都是成王敗寇。先父有君子之風,可他卻未必能勝任一國之君,這一點,我心裏有數。若是因此,而找你尋仇,那你未免小看了我。”

    天元帝起身,站在禦階上居高臨下:“那你為什麽?”

    “為什麽?”遼王指了指外麵:“因為你為君不明,好好的江山,在你的手裏四分五裂,百姓流離失所,無有太平日子可過。你問我為什麽?你若為明君,我願做一世忠臣。你若為昏君,我為何不能要回本屬於我的皇位?”

    天元帝哈哈一笑:“屬於你的皇位?果然,你是這麽想的!”

    宋承明也跟著一笑:“那你以為這皇位原本是給你的嗎?”

    天元帝看著宋承明如此篤定的臉,他倒是真的不確定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