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新元十年(大結局)(1/2)

    大秦新元十年, 四海升平, 百姓安康。

    做了皇後的五娘懷裏抱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娃娃, 正一臉嚴肅的看著同樣的繃著一張的小臉的小小子。

    小小子是個淘小子, 一個看不住就把伺候的人甩了,也不知道他一個小屁孩甩了伺候的人到底想幹啥。這要不是龍刺跟著,都不知道叫他得逞多少回了。

    每次一跑,五娘就罰這小子去田邊幫著漚肥,可饒是如此, 也是掰不過這脾氣。

    他叫宋金恩, 今年五歲了。他是他娘二十歲的時候生下來的, 那時候他爹已經當了皇帝第五個年頭了。五年裏後宮沒添一個, 偏皇後肚子怎麽也不鼓起來, 不知道多少人上折子叫皇上納後妃。宋承明一句沒銀子, 就把人給撅回去了。但對親信的臣子, 他還是說了,不是皇後不生, 是他不叫皇後在沒長成之前生孩子。愣是過了十九歲了, 才叫懷上了。皇後的肚子鼓起來,在多少人期盼和不期盼中, 這個大皇子還是呱呱落地了。

    大皇子三歲的時候, 皇後的肚子又鼓了一回, 生下了一個更漂亮的二皇子。

    得!這下都消停了。兩個嫡皇子確立了皇後更加不可撼動的地位,對著宮裏使勁也沒用的。

    宋承明從外麵回來的時候,瞧見母子三人就這麽僵持著, 他的表情不由的更加柔和了:“好了!你跟這小子生氣,多少氣都不夠生的!舅兄來了,這次叫就直接把這小子給嶽母和老叔帶去吧。”

    啊?

    “哥哥來了?”

    “舅舅來了?”

    母子倆異口同聲,懷裏那個小的還咿呀呀兩聲,不知道想說些什麽。

    “來了!”宋承明把小的接過來,“這小子精力旺盛,就不如把他丟給老叔。嶽母和老叔你還放心不下?”

    那倒是沒有!

    隻是在眼前的時候瞧著煩人,真送走的話又舍不得。

    可這小子卻全然不懂爹媽的心,一聽能跟著舅舅去浪去,頓時就歡呼了起來,轉身就往外跑:“舅舅呢?舅舅呢?我找舅舅去!”

    宋承明和五娘瞧著他一雙笑短腿後麵跟著一群人,也就由著他去了。

    五娘這才騰出工夫問宋承明:“大哥怎麽這個時候來了?”

    “能為什麽?還不是嶽母逼婚逼的緊嗎?”宋承明便笑:“遇不到合適的,嶽母著急,大舅兄也遭罪。這回啊,舅兄的意思也是接了孩子過去,好(性xing)濫缸移轉移注意裏。”

    哦!就說嘛!

    “今兒叫大哥進宮來吃飯。我親自下廚。”五娘說著就想起什麽:“國書都送達了吧。”

    “嗯!”宋承明點頭:“貿易互通的事,是大事。也是解決爭端的好辦法……之前嚐試著開了兩年,如今也都獲利了。隻怕這次,一個不落的,都會來。”說完,他就看五娘“你是想你三姐和六妹了吧。”

    嗯!想了!太想了。

    原本以為很快就會見麵,可是……一年一年又一年,各自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反而是再沒機會見麵了。

    明王這些年忙著統一烏蒙的事,三娘哪裏得閑?每次來信,都是有正事,不是想買點鹽巴,就是想換點別的。如今她都已經是四個孩子的娘了,三個兒子一個閨女,一個孩子接著一個孩子的生,想出一趟門,何其艱難?

    至於六娘,突渾想肅清內政,也非一朝一夕之功。小皇帝的年紀小,又不曾料理過政務,扶持他的勢力,又是早被邊緣化的百夷諸部落。因為民族的不融合(性xing),各自為了利益,且是一番龍爭虎鬥。哪怕是五娘這邊給予支持,她那邊也是左支右拙,很是狼狽。直到三年前,楊相國一場疾病,死的有點急,段鯤鵬才算是抓住了機會占據了主導,緊跟著又是三年,這才肅清朝廷,一切步入正軌。六娘如今也是一女一兒了,先生了個女兒,要不是段鯤鵬按照百夷的規矩,堅持隻娶一妻,六娘的處境隻怕會更難。四年前,又生了個兒子,這才算是把皇後的位子給坐穩了。

    這次,也不知道她們會不會回來,畢竟孩子都不大。

    這邊她正想著這事呢,雙娘和四娘就一塊遞了牌子,要進宮。

    來了就進來吧。

    這兩人果然是為了三娘和六娘的事來的。

    四娘搖著手裏的扇子:“咱們姐妹可都十多年沒聚齊了,說起來,咱們家出了四位皇後一個王妃,早該聚一聚了。錯過這個時間,還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呢。你給她們寫信,問問她們,還認不認娘家,這是真打算一輩子不回來了?”

    四娘嫁給於忠河之後,過的越發的隨心所欲的。於家就沒什麽規矩,她的話就是規矩。她說什麽,於忠河聽什麽。於忠河被封了侯爵,府邸寬大的很,全由著四娘折騰。成親十年,兩口子隻生個一個,還是個丫頭。說什麽的都有,連莊氏都要撐不下去了,可於忠河人家卻說了,我本就是草莽出身,什麽家族傳承,我一個人就是家,就是族,我說了算。要是姑娘能繼承爵位,我就叫我姑娘繼承侯爵。

    宋承明還起哄,就說當然能了。金家都能,別人家也能。

    這話很是得五娘的心。那邊於忠河越發把她閨女縱的不成樣子,七八歲的年紀了,整日裏帶著在船上飄著呢,曬的黑不溜秋,四娘一看見她閨女,就捂著心口直嚷心頭疼。

    倒是雙娘,十年前,五娘給雙娘賜了別院,對外隻說是叫養yh的。雙娘就從簡親王府給搬出來了,簡親王自然而然的就跟著住到別院裏了。宋承明又承諾說了,再有嫡子另外賞爵位,這也算是對簡親王的獎賞。如此一來,就解了雙娘在府裏的尷尬,化解了矛盾。隻要沒有爵位的爭奪,就好相處多了。雙娘生了兩女一子,倆閨女都給了縣主的封號,兒子被封了安郡王。這將來再有功勞,也不會封無可封。簡親王對此滿意的不得了,宗室的事情,基本是不用宋承明操心的。

    姐妹三個說了一起的話,五娘保證一定去信,兩人這才滿意。

    臨走的時候,雙娘就問:“大姐呢?大姐肯出來嗎?”

    當年,元娘差點喪了命。但到底是把命給救回來了。人活了,可這說話到底是受了些影響,聲帶受損了。簡單的能說,說多了嗓子就會難受。傷好了之後,她還是願意跟著天元帝去住常樂園。常樂園是一處修建的不錯的行宮,就在京郊。那地方是圈禁天元帝的地方,元娘一直陪著天元帝住在裏麵。五娘隔三差五的就打發人去看,她在裏麵過的還不錯。兩人在裏麵也不怎麽說話,剛好,那麽多事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那倒不如說幹脆不要說好了。兩人在園子裏轉轉,種花種樹,琴瑟相和,倒像是過出了幾分意境一般。

    想起元娘的狀態,五娘點頭:“大姐會出來的,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