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希望(1/2)

    光明頂必龜蒙頂矮了七八十丈,相距不過二三裏。[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對於柯崇雲來說,屬於仰飛。
    全金發催促得急,他自然全力飛行。
    數息之後,呼呼風聲之中便傳來了明教弟子被郭咬兒屠殺之時的慘叫之聲,接著便是郭咬兒神神叨叨的自語。
    這個時候,柯崇雲距離龜蒙山頂還有百餘丈遠。
    已經可以看到郭咬兒舉槍朝著一座石室方向投擲。
    柯崇雲還不確定這人的身份,但看那槍尖尤自滴落的血珠,便知此人就是剛剛殺人自語的家夥。
    他之所以當先飛來,便是來保護走火入魔的楊妙真的,而那人無論什麽身份,露出這副殺人的姿態,他必是要阻止的。
    於是他猛得爆發內力,將橫空挪移的功夫使到了極致,原本他的速度就已經極快了,這一加速,不過瞬息,便將距離縮短到了二十丈之內。
    見那人長槍即將脫手,連忙使了一招飛龍在天。
    可惜饒是他用盡了全力,還是晚了一瞬,長槍已經飛出。
    他無暇感歎,借著飛龍在天的反推之力,直接改變方向,朝著室內竄去,想要追上長槍,但哪裏能夠追得到。
    好在那一招飛龍在天也並非毫無作用。
    因為槍尾被風壓向下壓低了三尺,長槍在飛行中抖起波紋,槍尖上翹,貼著楊妙真左耳插入了對麵的石牆中。
    幾縷秀發隨風飄落。
    見長槍刺偏,柯崇雲並沒有多麽開心,因為他的速度太快,即將撞向楊妙真的後背。
    他原本飛行的速度就極快,後來又全力催動內力,使用橫空挪移,使得俯衝的速度又增加了一大截,雖然飛龍在天打在地麵上,將下落改成了橫向平移,但速度並未有太多減少,門口到楊妙真的後背也不過三丈距離,自是瞬間的事情。
    他現在能做的不過是拚盡全力,再次用處橫空挪移,讓自己的身體向右側再移一尺,然後轟得一聲撞在石牆之上。
    那石牆乃是花崗岩與糯米灰汁砌成,足有三尺後,被他直接撞出了一個巨大窟窿,半邊身子都嵌在了牆壁裏。
    饒是他曾在激流下與飛石搏擊的體魄,這一撞也讓他五髒俱震,噴出一大口血來。
    好在他內力深厚,緩了一口氣,這才用力一撐,將自己從牆上擠了出來。
    一抬頭,正看到楊妙真意味莫名的眼神。
    柯崇雲拍了拍身上的灰土,抱拳躬身道:“柯崇雲見過六嬸!”
    楊妙真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輕聲道:“原來是你啊,都這麽大了,兩個月前就知道你要來,剛才多虧你了!”
    柯崇雲笑笑,一邊走到長槍邊,抬手抽出長槍,一邊道:“還是慢了一點,讓嬸嬸受驚了!”
    楊妙真道:“這一槍未必能直接殺死我,反倒是你這一撞,差點嚇死我!”
    這話倒是不假,她現在體內外真氣流轉不定,雖然抵擋不了長槍穿刺,但很大概率能夠將槍勢帶偏,隻要不是貫穿心髒,哪怕是窗胸而過,她也不會立即便死,最多本來還能堅持兩個時辰,變成隻能堅持半個時辰。
    前提是郭咬兒不來補刀。
    柯崇雲還不清楚楊妙真此刻的窘境,以為她還有自保之力,便道:“六叔得知嬸嬸練功走火,十分擔憂,讓我先行一步,他們隨後就到。”
    這時郭咬兒已經從地上爬起。
    剛才那一下飛龍在天,柯崇雲是要阻止投槍,所以掌力正中乃是郭咬兒投槍的右手。他自己的功力,加上本就極快的速度,讓這一掌的威力倍增,直接將郭咬兒整條手臂骨骼打得粉碎。
    掌風餘威也壓得他五內震動,肋骨也被地麵硌斷了數根。
    石室昏暗,從門口看屋內,隻能看到一個大致輪廓,但從裏向外看,卻看得清楚。
    見郭咬兒起身,柯崇雲便問道:“嬸嬸,那人要如何處置?”
    楊妙真聽到郭咬兒在外麵殺人,但她動彈不了,自然不知道具體是怎麽殺的,就連柯崇雲剛才是如何進來的也不甚清楚,隻聽到一聲巨響,然後長槍和柯崇雲就向後飛至,從她左右兩邊飛過,嵌到了牆內,隨意她還以為柯崇雲是被打飛進來的,便道:“他叫郭咬兒,是郭左使的義子,三年前在濟南策劃招募了一股義軍,發動起義,替咱們根據地牽製了金人的大軍,所以升任護法,武功十分不錯,你要小心些,拖延時間等你六叔過來就好!”
    柯崇雲知道她有些誤會,也不解釋,緩步走到門口,長槍倒持,以槍尾點在郭咬兒胸口,直接封了他的穴道,然後將長槍插在地上,提著郭咬兒走到了室內,直接丟到了楊妙真的前麵。
    楊妙真瞥了一眼郭咬兒的慘狀,頗為驚訝的又看了一眼柯崇雲,道:“你的那些師兄弟們可沒你這麽厲害。”說話時,氣息有些不穩。
    柯崇雲此時已經察覺楊妙真的不妥,問道:“嬸嬸,你這是行功岔氣,不能動彈了麽?”
    楊妙真道:“差不多吧!”
    柯崇雲奇怪道:“六叔難道沒有傳你解穴大法麽?”
    楊妙真道:“鍛體功順天應命,閉氣虛神,自然能夠重歸原始,但乾坤大挪移卻是逆天而行,若無心神引導,隻能閉目待死而已,我現在體內真氣紊亂,陰陽失衡,解穴大法便不好使了。”
    柯崇雲瞬間明白了其中道理,俯身道:“我來幫你。”
    還沒等楊妙真拒絕,便已經將左手按到了楊妙真的背上,一縷九陽真氣便注進了楊妙真的督脈之中,忽然一股反力自她背後生出,侵入到了柯崇雲體內,直接將他的手狠狠彈了開去。
    而楊妙真也噗的一口,又吐出一口鮮血出來。
    柯崇雲大驚,忙繞到她前麵,問道:“怎麽會如此?”
    楊妙真麵露痛苦之色,卻強忍著,斷斷續續道:“我體內本就內力鼓漲,隨時有衝破經脈的危險,他人內力若在進來,那不是火上澆油麽?”
    柯崇雲麵路愧色,忙問:“那該怎麽辦?”忽然又想到新領悟的吸功法門,道:“是不是隻要將你的內力吸走,便可以了?”
    楊妙真一愣,旋即搖頭道:“怕是不行的。”
    乾坤大挪移本身就有吸攝對手內力轉移到別處的法門,若是此法可行的話,先代數位因為修練此功而死的教主豈不是太冤枉了些。
    柯崇雲又道:“我用一陽指替你疏通經脈?”
    楊妙真搖了搖頭,道:“我非是經脈堵塞,而是內力不受拘束,你剛才注入我體內的那縷內力至陽無比,想來便是一陽指的內力吧,可惜我體內陰陽二氣正把我的經脈當作戰場,你的內力一來,反讓戰鬥更加激烈了,還好隻是一點,否則督脈直接就廢了。”
    柯崇雲更加不安,道歉道:“都怪我,太魯莽了!”
    楊妙真擺了擺手,安慰道:“沒關係,你的內力也不是毫無作用,你看,方才我還不能動,此刻卻已經能夠能動彈了。隻是又要少活半個時辰了。”
    後麵一句當然隻是心中想想,並沒有說出來。
    見柯崇雲還是滿臉愧疚不安,楊妙真苦笑一聲,看向郭咬兒,問道:“你是點了他的啞穴了吧,解開吧,乘著還有時間,我問他些問題。”
    柯崇雲自然照辦。
    啞穴一解,郭咬兒連忙求饒道:“教主饒命,我這一切都是我義父指使的,我也不願如此的。”
    楊妙真道:“郭左使雖然有些魯莽,但心胸坦蕩,重情重義,不可能指使你來殺我!”
    郭咬兒眼珠亂轉:“對對對,他沒讓我刺殺教主,隻讓我守住龜蒙頂,等他殺了全右使奪走五行令,便帶兵起事,隻是還沒結果,張三……聖子便衝下了山,我知道這事情瞞不住了,到時定會嚴懲我義父,我也是救父心切,才出此下策,起了對您不利之心,請教主念在我一片孝心的份上,饒我一命,我甘願辭去護法之職,甘心為一馬前卒,為教主衝鋒陷陣!”
    楊妙真冷笑一聲,道:“你倒是好孝心,若不是一上來就往郭左使身上潑髒水,我差點就信了!”
    郭咬兒忙狡辯道:“我隻是懾於教主雌威,才不敢隱瞞,請教主明鑒!”
    楊妙真道:“你有什麽不敢的,趁我不能動彈,想要用內力碎我後腦,被我內力迫回之後,又想要用槍刺殺我,還提前殺人滅口,你的膽子可大得很呢!”
    郭咬兒知道說什麽也是無用,把心一橫,道:“教主慧眼,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