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希望(2/2)

怎麽狡辯也是無用,您想知道什麽,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隻求給我一個痛快。”
    楊妙真麵露嘲諷,道:“可以,第一個問題,你們安插在五行旗中的暗子都有誰?”
    郭咬兒眉毛一跳,隨即道:“原來教主早就察覺了,不錯,銳金旗副掌旗使周琦、巨木旗校尉黃安、厚土旗校尉袁勇和郭麒麟、洪水旗嶽亮都是各旗中地位最高的暗子,其餘暗子都受他們節製,隻有烈火旗把控最嚴,無法安插人手,不過最近幾個月,我們也暗中接觸了七俠派的,七俠派的李少俠,隻是他並沒有答應。”
    楊妙真歎了口氣,道:“看來你是想去嚐嚐心火焚身酷刑了!”
    郭咬兒忙道:“屬下所言句句屬實,絕無虛假,這些人都是我親手安插進去的,連師父都不知道,我絕不敢隱瞞,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教主,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楊妙真閉目想了想,道:“最後一個問題,你是什麽時候投靠金人的?”
    郭咬兒登時瞪大了眼睛,怎麽可能?
    楊妙真見狀,搖了搖頭:“果然投靠了金人,嗬嗬,怪不得臨死前還要挑撥我教中關係,你這是篤定我命不久矣,沒時間查證,等郭左使全右使他們來此之後,從我口中得知這幾個名字,篤信不疑,直接弄得人心惶惶,好人金人有機可趁,我說得對不對!”
    郭咬兒忽然露出癲狂笑容,嗬嗬笑道:“果然不愧是教主,但是我說的名字有真有假,你當真能夠一點不懷疑麽,哈哈……”
    楊妙真轉頭對柯崇雲道:“把他點暈吧,反正也問不出什麽,回頭讓你六叔好好拷問便是!”
    柯崇雲點暈了郭咬兒,然後對楊妙真道:“李思文師弟絕不可能投靠金人的!”
    李思文就是郭咬兒口中所說的李少俠。
    七俠派中早幾屆畢業的李姓弟子不多,來到明教的隻有一個李思文,原本是柯家村人,與柯崇雲熟識,值得信任。
    楊妙真笑道:“放心吧,他的話我一句都不會相信的,他所說的人名,你私下跟你六叔說就可以了,他心裏有數。”
    “侄兒明白了!”柯崇雲答應一聲,忽然耳朵一動,道:“六叔馬上到了,侄兒扶您出去吧!”
    楊妙真點了點頭,又補充道:“切不可動用內力!”
    柯崇雲知道她的意思。
    她現在內力鼓蕩周身,一旦有內力靠近,立馬便會生出感應,自發反擊,不死不休,若是不帶內力反而沒太大的問題,最多隻會覺得有些不適而已。
    柯崇雲剛剛扶起楊妙真,才走兩步,忽然門口一暗,卻是神雕那龐大身軀堵住了門外光線。
    全金發立馬從神雕背上跳了下來,還沒站穩,便焦急問道:“阿真,你怎麽樣了?”
    楊妙真被那神雕吸引,燦然一笑,道:“才幾日不見,你怎麽收了這麽一隻神俊的坐騎!”
    全金發與她夫妻多年,哪裏看不出她是強顏歡笑,心中一痛,卻也是露出一副笑臉,從柯崇雲手中接下楊妙真,讓她倚靠在自己懷裏,道:“這是蟲蟲借我的,我什麽本事,你還不知道麽?”
    楊妙真聞言看了一眼柯崇雲,又看了一眼神雕,她自然想起了那一聲導致自己走火入魔的嘯聲,不由一歎,卻沒有多說什麽。
    全金發聽到她的歎息,心如刀絞,卻還是溫言寬慰道:“我會永遠陪著你的!”
    楊妙真知他心意,便道:“誰要你陪,乖乖留在教中,三槍那小子太容易被人騙,沒你輔佐不行!”
    全金發沉默一陣,語帶更咽地問道:“當真一點希望都沒有了麽?”
    楊妙真沒有回答,反而問道:“其他人呢?”
    全金發深吸了一口氣,笑道:“這雕不會飛,但跑得倒快,其他人還在後麵沒影子呢!”
    話音剛落下,便見一人從山道露頭,看到正站在門口的三人一鳥,那人連跨三步,直接在楊妙真身前拜倒:“屬下該死,請教主處罰。”
    正是輕功最好的護法沈七。
    楊妙真左手虛抬,道:“我身子不適,就不扶你了,你起來吧,等人齊了再說。”
    這時,張三槍也上得峰頂,其後便是郭方、甘護法等人,然後是範倜溫、李護法、呼延護法,銅球護法卻是最後一個上山。
    一群人上得山來,除了全金發張三槍,其餘人等全都下跪請罪。
    楊妙真道:“大家隻是想法有些分歧而已,並未釀成什麽大禍,反而暴露了一個金人的奸細,其實反而是好事,蟲蟲,把人提出來吧!”
    柯崇雲答應一聲,將郭咬兒提到了室外。
    楊妙真道:“我已經查清,郭咬兒在濟南府時便投靠了金人,暗中挑撥我教內是非,此次的事情都是他一人所為,稍後交給全右使處理便好,其他人全都無罪,大家快起來吧,咱們明教都是兄弟,可沒有什麽跪拜的規矩。”
    郭方抬頭道:“是我管教無方,請教主責罰!”
    楊妙真道:“別說這些了,我時間不多,且聽我把話說完,你們若不起來,可要耽誤大事了!”
    眾人聞言這才起身。
    楊妙真當下便交代起來:“我死之後,聖子張三槍接任教主之位,大家用心輔佐,可有異議?”
    眾人皆道:“無異議!”
    楊妙真又道:“全右使運籌有方,當為副教主,執掌聖火令,協助教主處理教中諸事,大家可有異議?”
    張三槍是聖子,繼任教主自沒人反對,但全金發擔任右使,本就讓許多人不滿,如今更進一步擔任副教主,地位直接淩駕於左右使者之上,大家自然更加不滿。
    但是他們剛剛犯下大錯,卻被教主原諒,此時自然不敢反對,隻好沉默不語,唯有範倜溫說了一句“無異議!”
    全金發道:“要不……”
    楊妙真不等他說完,直接瞪了他一眼,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說什麽,至少十年,否則別來見我!”
    全金發隻好閉嘴。
    郭方道:“屬下遵命,見過全副教主!”
    見郭方表態,其他幾人也不遲疑,紛紛附和。
    楊妙真見狀,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隨即笑道:“右使之位空缺,便調夏全回來,讓他擔任光明右使吧!”
    郭方連忙道:“不可,全兒還太年輕!”
    楊妙真道:“夏全年紀比我還大一歲,如何年輕了,況且他的武功得到了郭左使親傳,大有青出於藍之勢,如何當不起右使之責,郭左使,舉賢不避親,要給年輕人機會啊!”
    郭方深吸了一口氣,沉默半晌,終於開口道:“教主說的是,年輕人有幹勁,是該出頭了,屬下這些年也漸漸覺得精力不濟,到底是老了,請教主準許屬下辭去左使之位。”
    楊妙真微微一笑,夏全是郭方的大弟子,如今在外統領明教偏師,在各地起事,以分擔根據地壓力,調回總舵雖是升職,也是奪權,更關鍵的是,擠兌郭方。
    師徒兩個同時擔任左右使,那教主的命令還能傳達得下去麽?
    “郭左使這是作什麽,您乃是教中元老,您若不在,還有誰能頂替您的位置?”
    郭方道:“屬下推薦鐵劍護法範倜溫擔任光明左使!”
    眾人都知道這是郭方與楊妙真的博弈,都是沉默不語。
    楊妙真做思量狀,片刻後終於點頭道:“那便如此吧,不過偏師要掩護根據地,夏右使調回,不可無人指揮,郭左使兵法嫻熟,便委屈一下,過去統領一段時間,沈護法連同麾下一萬兄弟也一起過去,輔佐與你,可好?”
    郭方知道這是派沈七監視自己,不過他也不在乎了,點頭道:“教主英明。”
    楊妙真又看向沈七。
    沈七道:“謹遵教主法旨,隻是,教主,您當真,當真一點希望也沒有了麽?”
    楊妙真笑了笑,道:“除非有人練成了五層乾坤大挪移心法,替我鎮壓體內暴動的真氣,但是你覺得可能麽?”
    沈七轉過頭,神情戚戚。
    “可能”
    便在這時,突然一個振奮的聲音響起,眾人望去,卻是全金發。
    隻見他目光灼灼的望著柯崇雲道:“蟲蟲,你的橫空挪移是不是已經大成了?”
    眾人皆是不明所以,唯有楊妙真若有所思,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全金發祈求道:“讓他試一試吧!”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