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火之意誌(1/2)

    半月時間一晃而過。【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
    楊妙真果然自行化解了十二正經中的陰陽二氣,重新煉化歸元,聚於丹田。至此她此次走火入魔帶來的生死危機徹底消弭。
    隻不過生命雖然無大礙,但經脈所遭受的損傷卻是短時間能夠恢複的。
    好在柯崇雲提供了柯鎮惡改良過的《九陰神功》,其中關於以氣化精的法門在治療內傷的方麵頗有神異之處。
    楊妙真修練鍛體功以有十餘年火候,又從乾坤大挪移中悟出陰陽轉化的法門,其資質悟性比之韓寶駒、全金發之流高出不知凡幾,參悟柯鎮惡版《九陰神功》不過十來天,便大有收獲。
    雖然此刻內傷沒有完全治愈,但第四層乾坤大挪移的境界卻已經徹底穩固下來,用不了兩三個月,療傷所耗費的內力便能完全恢複,還能更進一步。
    前聖子張三槍為了讓教中高層再無口實阻止柯崇雲練功救治楊妙真,自廢了丹田氣海。
    在道家典籍中記載的丹田其實有三個,分別位於眉心、胸口和小腹,是為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分別又叫泥丸、膻中、氣海。
    三個丹田各有神妙,在各門各派的修煉中又各有側重,比如全真心法重練神,所以對上丹田的修練更為側重,元神強大之後練氣速度便大大提高,所謂神完氣足就是這個道理。
    而另一道門分支逍遙派則側重納天地之氣為己用,所以更側重中丹田,比如北冥神功,吸納他人內力、吸納天地元氣便都是依靠中丹田,而後存於下丹田。
    而對於尋常武林門派而言,譬如少林派,則是先於下丹田的修行,所謂氣沉丹田便是這個意思。人常說天下武功出少林,當真是少林派那麽厲害,流傳出去那麽多武功麽,並不是,而是天下尋常武林門派修練內功都已搏擊爭鬥為先,所以下丹田的真氣多寡成為重要的一個標準,於是大部分習武之人往往更傾向於下丹田的鍛煉。恰好少林派在下丹田的鍛煉上十分有代表作用,於是才有了天下武功出少林的說法。
    其實優先鍛煉哪個丹田都各有各的好處和缺點,但練到高深之處時,三個丹田都是同等重要的。上丹田養神,中丹田納氣、下丹田貯藏,三者缺一不可。
    所謂殊途同歸,便是此理。
    張三槍自廢了下丹田氣海穴,雖然之後經過柯崇雲救治,但一陽指能夠通脈,卻無法修複破損的竅穴。
    張三槍如今雖不至於說完全不能練氣,但丹田無法存氣,便如終日忙碌之人沒有存款,賺多少花多少,等到年老體衰,幹不動了,便隻能困苦度日,再不複年輕時候的瀟灑。
    張三槍此時不到三十,正是年富力強之時,所以盡管氣海被破,但一身槍術還能夠施展,短時間作戰威力不減,時間一長,便無以為繼了。
    但他對此卻毫不在乎,常與人道:“我叫張三槍,比武過招自然是隻出三槍,若是用到第四槍便算我輸!”
    他雖然樂觀,但柯崇雲卻於心不忍,替他想了不少辦法,要傳他降龍伏虎拳,改善經脈氣血,練上三五年,中丹田壯大,耐力雖然沒有增加,但爆發之後幾個呼吸便能恢複大半力氣,也算變相提高他的持續作戰能力,但他嫌這拳法慢吞吞,沒什麽意思。
    柯崇雲又指點他全真心法,先從泥丸宮修練,神識強大之後一心二用,耐力雖不持久但爆發力卻能翻倍,隻是這功夫需要十幾年平心靜氣的修行,見效太慢但他又靜不下心。
    柯崇雲又想教他龍象般若功,這功夫不似尋常中原武功修練丹田,而是修練三脈七輪,練成之後肉身強大,速度耐力皆有神廟,隻是柯崇雲自己沒有修練這門功夫,前麵幾層的修行之法並沒有看過,倒是九層之後鍛煉神識的法門看過一些。
    全金發倒是練過第一層的功夫,但是他當初近四個月才入門,所以便沒有再練後續,如今十多年過去,他哪裏還記得具體的修行之法。
    好在五行旗中也有幾個嚐試過修練龍象般若功的七俠派弟子,雖然層次不高,但柯崇雲倒也勉強湊齊了前三層的修行法門。
    隻是張三槍又開始嫌棄這武功趴在地上動作太過別扭,還是不想學,好在這是楊妙真解決了自身隱患,出得關來,以教主和師姑的雙重身份將他揍了一頓,他才答應試試看。
    時間匆匆流逝,拜師大典以及光明聖子的繼任儀式並沒有發生什麽波瀾。
    柯崇雲原本的功力就淩駕於明教眾人之上,所練的戰鬥功夫又都是上乘,楊妙真再走火入魔之前,還能憑借乾坤大挪移四兩撥千斤的本事,和臨敵經驗略占上風,但如今柯崇雲的在這門功夫上的造詣已經遠超於她,就算楊妙真穩定了第四層的境界,功力徹底恢複,也不可能再是他的對手了。
    這還是是柯崇雲謹記柯鎮惡的教誨,為避免貪多嚼不爛的窘境,多花了兩天時間徹底練成第五層功法之後便沒有接著再練後續功法。
    否則以楊妙真估計,以柯崇雲的造詣,最多三個月,柯崇雲定能練成第六層乾坤大挪移,到那時他便是中土明教第一個練成第六層的人物。
    麵對這樣的人物,便是腦子再不靈光的人也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去出醜。
    柯崇雲順利當上光明聖子之後,楊妙真全金發又趁此機會,眾高層都齊聚光明頂的時候,宣布了明教接下來的變革安排。
    明教原本在唐朝時候就通過絲綢之路傳到了中國,曆經數百年發展,其教義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更適合在中原底層百姓之中紮根。
    相應的,其組織結構和行事作風也比一開始有了很大不同。
    比如說波斯明教教主之下、聖女聖子都必須是純潔之人才能擔任,中土明教早就廢了這個規矩,波斯明教各種使者、法王,到了眼下,中土明教隻剩下了左右光明使,而護法這個職位還是楊安兒為了方便起義弄出來的職務,每個能夠獨自組織起一萬人部隊的明教弟子,都有擔任護法的資格。
    楊安兒還在的時候,明教的護法最多的時候共有十八位護法,總兵力一度超過三十萬。
    但這隻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完全不堪一擊,金國組織起十萬軍隊,便追殺的各部四散奔逃。
    這個時候明教高層才意識到精兵的重要性,各個護法才開始注重練兵,而楊妙真在全金發的幫助下,練出了五行旗這一支精銳。
    等她接任弟二十八代教主之後,更是將這支精銳不斷發展狀大起來,如今五行旗每一旗都有一萬正兵,又有鑽研各具特色的研究部隊、後勤輜重部隊等輔助兵種數千人,端得是兵強馬壯。
    每一旗的掌旗使都具備了成為護法的資格。
    但是全金發覺得以護法為各路義軍的領袖十分不妥,每個護法能力不同,手下士卒良莠不齊,數量也天差地別,作戰的時候還互不統屬,難以協同,實在混亂,而且他們同時負責統兵和地方教務,時間一久難免生出割據一方的心思,對未來發展大大不利,所以正好利用這一次機會,徹底整改一番。
    前番楊妙真麵對死亡,不得不安排下後事,但她如今僥幸未死,張三槍又放棄了繼任教主的機會,前麵的許多安排便不太合適了。
    於是在聖子繼任儀式之後,楊妙真又重新調整了明教的組織結構。
    教主、光明左右使為常設職務仍無變動,副教主作為教主的副手,可以根據教主的意願冊封,在必要的時候可暫代教主職權。
    聖子聖女為教主的法定繼承人,為避免意外,新教主繼任之後當盡快選出,且不可同時存在多人,這自然是為了防止教主出了意外,多個聖子或聖女奪權。
    而聖子聖女地位很高,但是本身沒有實權,隻有經過教主授權才能臨時接管某一實際權力。
    光明左右使者卻是教主手下的實權人物,類似朝堂中的丞相和大將軍,坐鎮中樞,參與決策,但是不會直接外出領兵,除非有教主特別授權。
    眼下,楊妙真為教主,全金發為副教主,光明左使範倜溫、光明右使夏全,光明聖子為柯崇雲,這是與前光明左使以及當時發起逼宮的那幾位護法一同認可了的。
    接著楊妙真又宣布了廢除護法的職務,按照明教舊製設置法王。不過法王的職權與過去卻不完全相同。
    這一次楊妙真新設了四大法王,分別是掌管律法的神雷王,掌管錢糧的寶光王,掌管人事分派的平等王以及掌管教化的功德王。
    名為法王,其實就是對應著朝堂中刑部、戶部、吏部和吏部的職權,一看便知道所圖甚大。
    前聖子張三槍才當了神槍護法不過半月,便改為了平等王,他對這個名字比較喜歡,論能力的話,他曾經是聖子,地位崇高,身邊自然不是無人可用,況且平等王負責的隻是各分舵舵主以下堂主香主的人事事考評和任免權,對舵主以及以上的人事隻有考評和建議之權,任免還是由教主決策。
    郭方卸下光明左使之後便擔任神雷王,這是各得罪人的差使,也隻有他的人望能夠勝任,而且他實際上隻是負責執行,具體律法和教規都是已經製定好了的。接下來的一係列改革,會用到神雷王的地方很多,郭方既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