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爭風(1/2)

    陸展元見果然是李莫愁,眼中都多了幾分光彩,笑道:“果然是李姑娘,沒想到居然在此地遇見,原本還想著去七俠山拜訪之後再去古墓尋你呢!”
    李莫愁柳眉微微一顰,問道:“陸大哥找我是有什麽事情嗎?”
    陸展元立馬察覺自己剛才的話有些唐突,忙道:“是我孟浪了,其實我們此來是想找柯崇雲兄弟的,沒想到倒是在這裏先遇到了你,不知柯兄弟是否也在附近?”
    李莫愁釋然,笑道:“原來是找師兄,那倒巧了,若不是今日遇到,陸大哥怕不是要白跑一趟了。【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
    “哦,這是為何?莫非柯兄弟當真與李姑娘同遊到此?”陸展元麵色有些失落。
    李莫愁笑了笑,道:“那倒不是,不過他去年年初便離開了七俠山,此刻不是在山東就是在河北,恰好我這次出關,也是要去找他的!”
    陸展元聽她並沒有與柯崇雲同行,還有寫開心,但又聽她此行目標,不由又有些黯然,隨即收拾了情緒,笑道:“那倒是巧的很,咱們三個正好一同北上。”
    李莫愁自無不可,不過還是饒有興致的看向了陸展元身旁的紅衣女子,笑道:“陸大哥身旁這位姑娘好看的很,不知叫做什麽?”
    陸展元似是才反應過來,忙拍了拍額頭,道歉道:“哎呀,是我的疏忽,給二位介紹一下……”便指著紅衣少女道,“這位是大理的何沅君何姑娘,我們此方來此,正是……”
    紅衣女子不等陸展元說完,便上前去挽住了李莫愁的胳膊,道:“這位想必就是莫愁姐姐吧,陸大哥可跟我不止一次提起姐姐你呢,這麽一看果然美若天仙,不怪陸大哥會對姐姐你念念不忘”。
    李莫愁似有些不喜歡被陌生人如此親熱攙扶,但見她長相可愛,不由想起柯蓉兒,便沒有躲開,隻是聽到她後半句念念不忘雲雲,登時皺起了眉頭。
    陸展元聞言更是麵色一紅,忙解釋道:“李姑娘莫要誤會,隻是與何姑娘談及柯兄弟的時候偶爾提及姑娘,其實我們……”
    話未說完,卻又被何沅君打斷,道:“陸大哥你好囉嗦,一大早的,我們都還沒吃早飯,不如先去找點小吃墊墊肚子,邊吃邊聊。”
    陸展元頗有些無奈,但轉念一想,站在櫃台前說話的確有些不方便,於是道:“也好,李姑娘覺得如何?”
    李莫愁道:“我倒是也想吃些東西。”
    何沅君道:“那便正好,昨晚街邊吃的豆沙圓子十分香甜滑膩,不知早上有沒有開張,咱們同去吧!”
    陸展元望向李莫愁,後者點了點頭道:“我也很久沒吃湯圓了。”
    於是三人結伴離開了客棧,往南街行去。
    李莫愁終究好奇道:“妹妹來自大理,不知與陸大哥怎麽稱呼?”
    何沅君道:“我們的關係倒算是親密,細說起來倒是跟姐姐與柯大哥的關係頗為相似。”
    李莫愁與柯崇雲是什麽關係?既是師兄妹,又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而且已經互相闡明了心意,算得上是情侶。
    李莫愁下意識便以為何陸二人也是如此。
    陸展元眉頭一跳,忙道:“我年前去大理,拜了一位天龍寺的大師為師,成了他的記名弟子,算是與何姑娘同門。”
    李莫愁一聽道天龍寺的大師,便想起柯崇雲層說過的一些事情,便問道:“天龍寺的大師莫非是一燈大師?”
    陸展元道:“非是一燈大師,而是一木大師。”
    李莫愁沒聽過一木的名字,不過覺得同樣是一字輩的高僧,想來本事也是不差的,便恭喜道:“那倒是恭喜陸大哥,拜得名師,大理一陽指名震天下,陸大哥將來必定名揚武林!”
    陸展元苦笑一聲,道:“的確是遇到了名師,可惜……”
    何沅君道:“可惜天龍寺的規矩太多,一陽指這樣的功夫是不會外傳的,不過我這裏倒是沒有這個規矩。”
    李莫愁奇怪道:“一陽指不能外傳麽?那何姑娘你姓何又非是姓段,這倒是有些奇怪。”
    柯崇雲拜了一燈大師為師,便學會了一陽指的事情,柯崇雲自然沒有瞞著李莫愁,所以李莫愁可不知道天龍寺還有一陽指不得外傳的規矩。
    大理段氏向佛,例來都有皇族子弟,包括皇帝在內,到了晚年便去天龍寺出家為僧,數百年下來,這天龍寺儼然成為了段氏家廟。
    僧侶靜心參禪,壽元綿長,說起來皇宮裏的皇帝皇子多半都是寺中僧人的晚輩,因此天龍寺在大理皇室中的地位甚至比皇帝還高一些。
    而一陽指不得外傳的規矩還是到了一燈大師這裏才被他破了,這還一度導致一燈被寺中僧人排擠,明明早已是少有的二品一陽指的造詣,卻得不到六脈神劍的傳承。
    這其中的曲折,柯崇雲雖已經了解了一絲蛛絲馬跡,但到底是猜測,自然不會去跟別人去說。
    因此李莫愁也不清楚。
    何沅君道:“天龍寺的規矩向來比較保守,不過我師祖一燈大師對此卻不以為意,他當大理皇帝的時候便將這功夫傳給了我義父,後來義父又傳給了我,陸大哥有暗傷在身,需要修行一陽指來化解,我便跟他一起來了江南,方便隨時指點。”
    陸展元聞言欲言又止,何沅君為何跟他來江南,他自是心知肚明的,但此刻卻在刻意回避,顯然是別有用心,至於為何如此,他也大概能猜到些端倪,心中對柯崇雲不禁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不過轉念有覺得這樣也未嚐不是一件好事,若是何沅君當真所圖成功,那他豈不是便有機會了。
    原來那日他從終南山回到嘉興,心中對李莫愁卻是念念不忘。
    按照原本的世界軌跡,他們二人相遇之時,李莫愁常年居住古墓,未經世事,一見陸展元後便心生情愫,陸展元也驚豔於李莫愁的單純美貌,心中十分喜歡。
    但那時的李莫愁礙於門規,雖然愛極了陸展元,但卻不肯讓陸展元越雷池一步。
    陸展元自然覺得她若即若離,心中自然有了芥蒂,後來遇到了何沅君,兩人彼此需要,便結成了夫妻。
    而這個世界,李莫愁已經有柯崇雲在前,根本未對陸展元動過心,反而是陸展元心中對李莫愁的救命之恩心存感激,進而化作愛意,加上李莫愁從始至終都與對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反而激起了他的好勝之心。
    男人有時便是如此,越是得不到的,偏偏越喜歡,而輕易得手的反而卻沒有那麽珍惜。
    最關鍵的是,何沅君雖然願教他一陽指,願與他一同來江南,卻不是因為愛他,僅僅是因為一場交易而已。
    說起來這事情與柯崇雲也有很大的關係。
    那一日,陸乘風從古墓離開,回到嘉興,休息了半年調養身體,誰知到了冬天,忽然開始哮喘,後經大夫診斷,這是肺腑中受了寒氣,未能及時治療,落下了病灶,非但日後天寒時節容易反複,壽元也會因此大減。
    陸展元是陸家這一代中天賦最好的,雖然有個弟弟,但比他差得太遠,陸家老爺自不能眼睜睜看著兒子英年早逝。
    好在他交友廣泛,從一個好友那裏得知大理一陽指內力純陽,若是能夠練成,或許能夠根除頑疾。
    於是去年夏天,陸展元便去了大理,遇到了一木大師。
    一木大師見他天賦的確不錯,便收了他做弟子,傳了不少高明功夫給他,還用一陽指替他梳理了肺腑寒毒,但是礙於門規卻沒有將這門功夫傳給他的意思,不過還是指點他去桃源找一燈。
    從這一點上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