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燎原(1/2)

    經過一個多月的考察,柯崇雲最終還是放棄了立馬在滄州境內推廣蒙學的打算。[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滄州的地形還是太過開闊了,而且與周邊的金人城池犬牙交錯,一旦金人反應過來,調集大軍,周邊村鎮絕無幸免。
    不過他也不是什麽也沒做。
    他從滄州義軍中挑選了三十多個農民出身,且識得文字的青年,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教會了他們簡體字,讓他們帶著《星火集》分散到各個村鎮充當遊學官。蒙學雖然辦不了,但是利用種田閑暇的時候教百姓識字還是能夠做到的。
    這些人每到一個村子便停留數月,一邊教授村民識字,一邊宣傳義軍必勝金人必敗的道理,鼓勵他們重視生產,堅信光明的日子終將到來。
    等村中識字的人達到一定數量之後,這些遊學官便留下幾冊《星火集》,啟程去往下一個村子。而那些學會了一定數量文字的村民,經過了考驗的話,也可以加入遊學官的體係,往周邊村鎮繼續蔓延,甚至可以進入金人統治的範圍。
    金人朝廷除了征稅,對底層百姓幾乎是不管不顧的狀態,對於這樣一知力量的存在和蔓延幾乎毫無所覺。
    柯崇雲自己也客串了一回遊學官,在外奔波了兩個月。
    何沅君以為柯崇雲是在刻意躲著她,便一直跟著,然後看到柯崇雲每日白天幫著村民幹活,晚上阻止青壯讀書認字,他才相信這個人當真是在為老百姓做事,而不是故意躲著自己,於是便也跟著一起做事,柯崇雲教人識字的時候,她便拿一本《星火集》在一旁看著。
    陸展元原本對於柯崇雲搞的這些東西十分不感冒,這些事情跟他心目中行俠仗義的大俠完全沾不上邊,但柯崇雲卻道:“我七俠派第一條門規叫做,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陸大哥,你覺這一條是什麽意思?”
    陸展元沉默良久,然後便轉身離開了。
    柯崇雲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麽。
    何沅君追了過去,問道:“陸大哥這是要去哪裏?”
    陸展元道:“去光明頂!”
    何沅君驚訝道:“我還以為你要回嘉興。”
    陸展元臉色一紅,道:“按照柯兄弟所言,我這人怕是做不成大俠的了,不如好好考慮成家立業的事情,倒是妹子,你想好了麽?”
    何沅君這才反應過來,笑道:“多謝陸大哥,祝陸大哥能得遂心願,我已經想好了,既認定一人,便不會再變了,將來如何,或許還要看陸大哥你了!”
    陸展元道:“我也隻是為了自己,若是不成,我也不會再堅持,到時你也別怪我。”
    這兩人說話有些隱晦,但彼此都能明白,陸展元去光明頂是要找李莫愁表白,何沅君祝他得遂心願,自然也等於是祝自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而陸展元最後那句話顯然是告訴何沅君,他此去完全是沒有把握的。
    柯崇雲遠遠聽著二人說話,不由有些莫名奇妙,但是也沒多想。
    時間一晃而過。
    五月的時候,李莫愁提著劍從光明頂匆匆而來,於田間看到了卷著褲腿正在幫一對老夫妻翻地的柯崇雲,以及在田埂邊一邊讀著《星火集》一邊不時看向田間的何沅君。
    那畫麵很美,但李莫愁很氣,氣到直想一劍把這畫幕剿成粉末。
    不過這終究隻是想想而已。
    柯崇雲正揮舞著鋤頭,忽然感覺背後傳來一股殺氣,轉頭一看,見是李莫愁,頓覺十分開心,放下鋤頭便跑了過來,笑道:“莫愁,你來啦!”
    李莫愁沉著臉道:“我想我不該來!”
    柯崇雲有些莫名其妙,直接問道:“這是什麽話,你來找我我不知道有多麽高興呢?”
    李莫愁聽他這話心裏自然是十分歡喜的,但是瞥見一旁緩緩走來的何沅君,臉上卻仍是一副冷冰冰的:“是嗎,我怎麽沒看出來!”
    柯崇雲看到何沅君過來,忽然反應了過來,笑道:“我知道了,來莫愁,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然後指著何沅君道:“這位是何沅君,是我師父一燈大師的弟子武三通師兄的義女,算是我的師侄!”
    然後又指著李莫愁對何沅君道:“這個就是我的未婚妻子李莫愁,我給你說過的!”
    李莫愁聽他稱自己是他未婚妻子,終於繃不住臉,羞惱道:“誰是你未婚妻子了!”
    何沅君露出尷尬而苦澀的笑容,緩緩對李莫愁道:“莫愁姐姐!”
    李莫愁卻又冷下臉來,道:“我可不敢當你姐姐!”
    何沅君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柯崇雲疑惑道:“你們原來就認識的麽?”
    李莫愁冷哼了一聲:“你難道不知道麽?”
    何沅君道:“對不起,莫愁姐姐,你和陸大哥我們三人一起去光明頂的事情,是我故意讓陸大哥瞞著柯大哥的,他的確什麽都不知道。”
    柯崇雲恍然,笑道:“莫愁,你誤會了,有些事情我晚點再與你說,你們先在那邊等我一下,我把最後一塊地翻完就去找你們。”
    李莫愁道:“這事情你該讓你的何師侄去做的,她鋤頭揮得可好了!”
    柯崇雲沒料到李莫愁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不經有些好笑,勸道:“好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一會兒再與你細說!”
    何沅君露出淒苦之色,悻悻然走回遠處田埂。
    李莫愁終於不再冷著臉,道:“快去吧,若你晚些時候不能給我一個說法,哼哼!”
    柯崇雲笑著揮了揮手,忙跑回田間,鋤頭揮得飛快。
    提前半個時辰翻好土地,他領著兒女跟隨著老夫妻返回村中。
    柯崇雲在這對老夫妻家中已經住了半月,白天幫住這對老人修葺房舍、整理農田,夜間便在他家門前的老樹下教來此的村民識字。
    遊學官大抵都是如此一套章程。
    老夫妻原本有兩個兒子,都被金人抓了壯丁,後來都死了,兒媳婦也跑了,家裏除了老兩口就隻剩下一個七八歲大小的孫子。
    他家住人的屋子倒是有三間,都是泥土坯子,茅草頂,夏天的時候又悶又熱,蚊子還多隻能將就著睡人。
    這些日子老兩口帶著孫子睡一間,柯崇雲睡一間,何沅君睡一間。
    如今李莫愁來了,老兩口就想著用木板子土磚再支一張床,但是不知道三人具體的關係,便問柯崇雲把床支在哪裏。
    柯崇雲剛來的時候,老兩口以為何沅君跟柯崇雲是一對,想讓兩人睡一個屋子,柯崇雲解釋之後,才分了兩間屋子。
    聽到老人家詢問,柯崇雲心想“我與莫愁雖有婚約,但到底還未成婚,直接同住一屋大概不好。”於是便對李莫愁何沅君道:“要不你們兩在一起將就幾晚吧!”
    何沅君微笑道:“一切但憑柯大哥安排,正好我與姐姐也好些日子沒有一起談心了!”
    李莫愁反問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