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燎原(2/2)

:“我們何時曾談過心麽?同行那麽久,我竟不知你的意中人是誰,還以為你與陸大哥是一對!”
    何沅君訥訥不敢言。
    柯崇雲見狀勸道:“莫愁你就別為難她了!”
    李莫愁道:“你當真讓我與她同住一屋?就不怕我們打起來麽?”
    柯崇雲聞言有些頭大。
    李莫愁道:“好了,今夜我睡你屋裏,別忘了,你還欠我一個解釋!”
    柯崇雲無奈,隻好同意,便道:“也好,我先幫你把床搭起來!”
    李莫愁看了一眼何沅君,然後拒絕道:“何必那麽麻煩,一張床足夠了!”
    這話聽得柯崇雲既是忐忑,又隱隱有些期代。
    用完晚飯,柯崇雲照例在大樹下教村民識字,又講了一篇《星火集》中的小故事。
    何沅君一直與往常一般在一旁看著,李莫愁看了一會兒便回了屋子。
    等柯崇雲打發村民回去,返回屋子的時候,便看到床榻對麵卻拉了一條白綾。
    柯崇雲見狀笑道:“莫愁妹妹,看來閉關這兩年進步不小啊,竟連四嬸睡繩子的本事都學會了。”
    四嬸說的自然是古墓原本的主人沐夏韻。
    其實沐夏韻並沒有與南希仁成親,兩人並不是夫妻,但是在七俠山上,她卻是直接住在南希仁家裏的。
    兩人之間不是夫妻,更像是道侶。
    晚輩有的叫她四嬸、有的叫她四師娘,她也隨口應下。
    柯崇雲見過南希仁的屋子裏曾有一段時間也拉過這麽一條白綾,知道那是南希仁閉關時,沐夏韻在他屋裏給他護法,休息時睡覺用的。
    睡繩子的功夫不是內力深厚便可以的,就像柯崇雲,如今內力已經天下少有人及,身體控製力也遠超旁人,但讓他睡繩子,醒著的時候他還能躺下,一旦睡著了,必定會摔下來。
    他卻是沒想到李莫愁如今卻是已經練到這一步了,怪不得先前讓他不用搭床。
    李莫愁看他模樣,笑道:“蟲蟲哥哥,是不是覺得有些失望?”
    柯崇雲尬笑道:“你說什麽呢,我失望什麽?”
    李莫愁道:“我若是占了你的床,你豈不是正好去隔壁去睡。”
    隔壁住的是何沅君。
    柯崇雲歎了口氣,道:“莫愁妹妹,你真是誤會了,我真的隻把她當作一個需要照估的晚輩,絕無其他心思!”
    李莫愁道:“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她對你的企圖?”
    柯崇雲笑道:“我若說不知道,你定是不信的,其實我多少是看出了一點苗頭的,不過你放心,我不是那樣的人。”
    李莫愁道:“這麽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天天守著你,難道你不心動?”
    柯崇雲當真不心動麽,隻要是個男人就不可能不動心,不過七俠派向來主張男女平等,一夫一妻也是慣例了,除了韓寶駒之外,其餘六怪都是一夫一妻。
    就算韓寶駒,那也是特殊情況,無疾無病的母親與其說是韓寶駒的妻妾,倒不如說是代孕的工具。
    所以柯崇雲也從未想過左擁右抱什麽的,既然已經與李莫愁有了婚約,麵對其他美色,隻好以自己的定力來把持。
    而他的定力顯然不低。
    當然,此時他當然不會這麽說,而是拉住李莫愁的手道:“我心裏隻有你,其他女子我怎會看在眼裏!”
    李莫愁被他深情款款的模樣打動,心中歡喜,嘴上卻道:“我才不信!”
    柯崇雲道:“其實我說什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我做了什麽!”
    李莫愁好奇道:“你做了什麽?”
    柯崇雲神秘一笑:“暫且保密,按我估計,大概最多還有五日,你就知道了。”
    “神秘兮兮!”李莫愁白了他一眼,“我就給你五天時間,要是五天之內沒什麽事情讓我滿意,休怪我,休怪我去大師傅麵前哭去。”
    不過柯崇雲終究沒讓她失望,到了第三日,李莫愁就知道柯崇雲做了什麽事情了。
    這一日黃昏,一個樵夫一個書生結伴來到了村口。很快通過村民的指點,找到了柯崇雲。
    柯崇雲笑著迎了上去,道:“古師兄,朱師兄,你們再不來,師弟我的日子可就沒法過了!”
    樵夫古青山與書生朱子柳對視一眼,朱子柳笑道:“一接道信,我們就準備動身了,隻是遇到了一點事情,又耽擱了幾日,對了,阿沅呢?”
    柯崇雲道:“正在院內燒飯,你們來得倒是趕巧,對了,隻有你們兩個麽,武師兄怎麽沒來?”
    古青山與朱子柳又對視了一眼,古青山微微點了點頭,朱子柳道:“正要說這件事情,剛才我們說遇到了點事情耽擱了,其實就是因為武師兄。”
    柯崇雲忙問道:“難道是他出了什麽意外?”
    朱子柳道:“意外倒也算是意外,不過喜憂參半,倒不全是壞事。”當即便將前一陣子發生的事情一一道來。
    原來自陸展元走後,柯崇雲便越發覺得何沅君對自的態度不對,但又不好趕她離開,於是便遣人傳書到桃源。
    他當初在桃源時與沅江幫有些交情,便托他們上山告知武三通何沅君在滄州,希望他們能過來接她回去。
    他卻不知道,何沅君之所以離開桃源,一方麵是為了尋他,另一方麵卻是為了躲武三通。
    武三通因為對何沅君生出了非分之心,常常自責,脾氣越來越差。得知何沅君居然跟一個江南來的小白臉跑了之後,他立馬大怒,揚言要去江南殺了那個小白臉。
    要不是眾師兄弟勸阻,加上武三娘又有孕在身,他當真是要下山了的。
    一個月前,五三年生了個兒子,武三通心情稍微好了一些,隻是沒過幾日,柯崇雲的書信就到了。
    這一下心情平複下來的武三通又暴走了起來,腦子氣得都不太清醒了,武三娘過去安撫,竟被他失手打傷。
    最後還是一燈大師出手才將人救了回來,武三通也因此清醒了幾分。
    至於接人之事,便隻好交給古青山何朱子柳二人了。
    當然,二人講述之時,隱去了他對義女的畸形感情,隻說武三通是因為何沅君私自下山,憂思成疾。
    柯崇雲不明真相,忙道:“如此,那明日一早便讓她跟二位師兄回去吧!”
    古青山道:“倒不急著接她回去,隻是有一件事情得問明白,你對阿沅到底是怎麽想的?”
    柯崇雲的書信裏自然不會直接寫“何沅君暗戀我,給我帶來困擾”這樣的話,如今被問起,才道:“她對我似乎有一點不同尋常,隻是按輩分她是我師侄,而且我早已經有婚約在身,所以還是將她帶回去吧,這樣對大家都好!”
    古青山歎了口氣:“哎,孽緣啊,也罷,明日我們便帶她回大理,好生管束!”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