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2/2)

 “我聽說你去見了夏油傑。”夜蛾正道的視線沒有離開正在訓練的兩人,不過他耳朵仔細聽著五條悟的動靜。
    五條悟嗯了一聲,眉頭微皺。
    “看來得到的情報不怎麽好。”
    “情報有些過於奇妙,而且還不能確定,這讓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跟中也說。”
    夜蛾正道沉默了片刻:“即便他隻是個孩子他也有知情權。”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煩躁的情緒已經從他身體裏蔓延,這是在五條悟身上很少見到的情況。
    “但是,什麽時候說是你的決定。”
    五條悟也一愣,忽然笑了:“老師說得對。”
    他招了招手大聲喊了起來:“好了中也,我們回去吧,今天帶你去吃好吃的。”
    “可是…”他今天的訓練還沒有結束。
    五條悟上前把人拎走:“跟熊貓打十次還不如跟我打一次。”
    “我還是願意跟熊貓打十次。”
    他們越走越遠,熊貓感覺到夜蛾正道來了他身邊:“悟說中也跟熊貓打十次不如跟他打一次。正道,你說我能揍他一頓嗎?”
    夜蛾正道直白地說:“你打不過他。還有,不要在中也麵前叫他悟,帶壞了中也悟會揍你的。”
    “你說了很多次了,正道。”
    夜蛾正道低頭,說了很多次了也沒見你改。
    晚餐是兩個人在外邊吃的,因為訓練量大中也吃得多,一不小心就吃撐了。
    五條悟在他肚子上按了一下:“漲了,回去給你吃藥。”
    “不吃藥。”中原中也抗拒這件事,“我們走回去就好了。”
    五條悟斜眼:“你知道從這裏回去有多遠?”
    中原中也理直氣壯:“走不動了就飛回去!”
    五條悟咧了咧嘴:“你要飛很高才不會被人注意到,但是飛得太高會撞到飛機的。”
    “胡扯!就算真有飛機我也能避開。而且不是有你嗎?”
    這話說得好像他反駁了就是承認就算他五條悟在也不行一樣。這家夥真是越來越會說也越來越敢說了。
    五條悟:“行了,走吧。”
    寒假過後就是考試周,要準備升學了。
    五條悟把東京所有的中學資料都收集了過來,擺在那裏高高一壘。這次他沒有時間陪中也參觀,隻能以這樣的方法來彌補。
    七海建人倒是提出了自己可以幫忙,不過被中也以太麻煩為由拒絕了。
    哲也要去帝光,這是奔著籃球部去的。中也看過帝光的資料,不出意外也是那裏了,所以完全沒壓力。
    夜裏,稍微有些偏高的聲音傳進了耳朵,被吵醒的中原中也拉著被子蓋過了腦袋,有那麽點的起床氣。蓋住後就聽不到了,然而他卻也清醒了。
    憤恨地把被子掀開,中原中也瞪著書桌上的鬧鍾。
    托小夜燈的福,他倒是看清楚了現在時針在2和3之間,分針指向25,秒針哢嚓哢嚓哢嚓的跑著。
    淩晨兩點半被吵醒,這是什麽人間疾苦?
    他坐了起來,揉了揉頭發,原本就淩亂的赭色頭發更亂了。
    外邊的交談聲更大了,這讓中原中也氣得咬牙。
    房子的隔音其實不錯,隻是今晚睡覺的時候他忘記關好門,現在門開了,所以隻能怪他。
    中原中也在大喊大叫讓五條悟過來關門和自己去之間認命地選擇了後者。
    他是好孩子,不麻煩大人,尤其是正在忙的大人。
    他在心裏這麽安慰自己。
    他穿著棉拖,踩在厚厚的,毛絨絨的地毯上走了過去,手搭在門把上的時候卻僵住了。
    “所以夏油先生已經確認了中也來自異世界?”
    這是七海叔叔的聲音,雖然語氣有著不可置信,但他還是聽出來了。
    但是,這句話為什麽那麽難理解?
    “當初我們調查中也的身世引起了傑的注意,他也去了現場,收服的一隻咒靈術式正好和空間有關,所以發現了我們都沒有發現的細節。這次跟邊境接觸了解了近界民,觀摩了邊境的人去近界民世界的方法後的推測就是‘中也不是這個世界的任何國家的人,也不是近界民,他來自與另外一個不同時空的異世界’。”
    “太荒謬了。”七海建人不敢相信。
    “七海,近界民中有能看到咒靈的人,但他們的世界中從未有咒靈出現,所以身體裏有咒靈的中也不可能是近界民。不過如果是異世界倒是能解釋為什麽中也忽然就出現在那裏了。”
    “你準備告訴中也?”
    “就算他是孩子也有知情權。”
    之前是因為不能確定所以決定把時間延後,現在傑已經確認,五條悟覺得是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