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2/2)

的大家長,不過他又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
    七海很忙,而且津美紀既然讓自己過來就說明自己過來應該會有點用處。
    中原中也揚了揚下巴,雖然他比惠還矮但是這個動作氣勢還是很足的:“走吧,我們聊聊。”
    伏黑惠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
    中原中也對津美紀招了招手,算是打了招呼,推著惠就離開了。
    伏黑惠明顯不情願,不過中也是他打不過還大一歲的‘哥哥’,某種意義上他們的情況一樣,倒是沒有拒絕。
    兩人走在道上,誰也沒說話,這種純粹的壓馬路行為倒是有點效果,伏黑惠的心情平靜了不少,至少怒火消散了。
    他們之間不可能一直不說話,所以由他打破了平靜。
    “我沒事,你可以回去了。”
    走在前邊的中原中也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著這個黑發少年。
    伏黑惠別那眼睛盯得有些不舒服,起了雞皮疙瘩:“幹,幹嘛?”甚至還結巴了,這還真是少見。
    中原中也認認真真地說:“我可是特地為了你過來的,一句話沒說就直接趕我走也太過分了吧?而且我可是跟五條老師說了,我會在你家吃晚飯。”
    “不要隨隨便便決定,我又沒同意。”
    “所以惠要拒絕嗎?”
    伏黑惠沉默了。
    拒絕是不可能拒絕的,中也既然說要在這裏吃飯那肯定跟津美紀說過,如果津美紀知道自己讓他回去了絕對會生氣。
    中原中也滿意了:“既然你不回答那我就當你同意了。”
    伏黑惠:…
    他們終究過了這個話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起來。
    先是問惠上了國中感覺怎麽樣,再是對方詢問邊境如何。
    中也倒是跟他說了不少,那種新的,不同於咒術師的技術以及他們的訓練方式確實不錯。
    “可惜了咒術界沒法做出假象訓練模式那樣的東西,不然也能短時間內提升咒術師們的戰力。”
    假象訓練模式,進入了觸發能量構建的房間,裏邊的一切都是經過電腦連接處理調節的。在裏邊死亡不會真的死亡,就算觸發能量體被破壞也能瞬間恢複,是完全無傷但又能下死手的訓練方式。
    中原中也是真的覺得可惜,暗戳戳的在設想著有沒有那種可能。
    不過即便有他也沒那麽大能量,反倒五條悟能做到更多。
    想到這裏中原中也嗤了一聲,怎麽有種離開五條悟他就什麽都不行的感覺?
    伏黑惠:“確實。比起一開始就去跟咒靈拚命,先熟練自己的術式會有更高的生存率。”高級的咒術師也能通過那樣的模式來進行訓練提升自己的實力,真是一個很不錯的訓練場。
    中原中也雙手插兜,又笑了:“算了,那是大人的事,跟我們小孩子無關。”
    他瞥了身邊的人一眼,裝作不經意的問:“所以你跟津美紀怎麽回事?能讓津美紀給我打電話,她應該是沒轍了吧。”
    津美紀太過於懂事,不像中也還有五條悟可以依靠甚至能無意識的撒嬌出了事也有五條悟無條件兜底,伏黑津美紀就是伏黑惠的大家長,就算有事也會想著自己解決,除非萬不得已不會求助他人。
    伏黑惠撇過臉:“隻是理念不合。”
    “這麽簡單一句理念不合就想把我忽悠過去?”中原中也覺得自己被小看了。
    或許說出來也好?
    伏黑惠忽然有了這樣的念頭,並且對這個一起長大的朋友有了期待。
    也許,也許中也會理解他呢?他是這麽想的。
    伏黑惠討厭惡人,也不喜歡善人。
    前者裝腔作勢沒有內涵看著都惡心,後者自詡高尚原諒惡行。
    在伏黑惠的眼中,伏黑津美紀就是一個大善人,這就是他對津美紀情感複雜的原因。
    再加上自己的情況特殊,以今後成為咒術師為條件得到了咒術高專的資助,讓他對這既定的命運更是厭惡了起來,所以誰惹了他二話不說就直接打回去。
    但是津美紀不會允許自己作惡,事情就是這麽簡單。
    耐心聽他述說的中原中也想了想:“聽起來很複雜呢。”
    “你就隻有這種感想?”
    “不然呢?惠想讓我說什麽?”
    中原中也搖著食指:“我不會去否認惠的生活方式,也不會去否定津美紀的處事方法,因為那都是你們現階段的‘選擇’,就跟哲也放棄投籃選擇成為隊裏的傳球手一樣。也許以後會改變,也許永遠貫徹到底。但是在沒有犯下不可饒恕的大錯之前沒有人知道對與錯,不是嗎?”
    “但是,所有的一切的是有前提的。”
    中原中也有些無奈的扯著嘴角:“不要讓你在意的人擔心啊。”
    不是在意你的人,而是你在意的人。這個人自然是伏黑津美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