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 1 章(1/2)

    天空的雲層壓得很低,蟬鳴聲也因此變得有氣無力,車裏哪怕開了空調也還是會讓人下意識的感覺到不適。【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
    單手扶在方向盤上,禪院亞紀看向了門口的方向,眉頭微微蹙著,眼睛睜大,手指張張合合。
    片刻之後,忽然想到了什麽的他慌忙翻找,取出個剛剛拆封的空氣清新劑掛到了出風口上,嗅著淡淡的高檔香水味道,才稍稍放鬆了點。
    這樣應該沒問題了。
    是的,他現在,非常緊張。非同一般的緊張。
    因為他在等一個人,一個完全不給他準備就讓他開車在這裏等著,也不說是要做什麽的那個人。
    要命的是,明明他平時與這位少爺並沒有什麽交集,甚至連軀俱留隊的人都不是,隻是個普普通通在給主家服務的平庸遠房而已,這位少爺完全沒有理由來找自己這個不得力的人來做事啊?
    不過這種事情也不過是光速從心頭閃過,他忍不住手指張張合合,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閉合的門口方向。
    古樸的院牆門打開,厚實的門板之後,陰沉著一張臉的金發男人走了出來。
    來了!
    禪院亞紀慌忙的下車迎接,腰彎的極低,連忙打開了後麵的車座門,一眼都不敢多看。
    即便是夏天,剛剛出來的男人也穿的層層疊疊,像個難剝的粽子。
    他視線在這黑色輛上掃了一眼,本就斜挑的眼尾此刻高高飛起,哪怕不發一言,也帶著一股子天然的嫌棄。
    禪院亞紀的腦袋壓得更低,隻盯著對方穿著足袋和木屐的腳,完全不敢多想對方為什麽不上車。
    禪院直哉盯著那座椅片刻,嫌棄的一腳邁了進去。
    隻不過是沒有開口嘲諷而已,禪院亞紀已經有種仿佛被放過一馬的錯覺,他忍住掏手帕擦汗的衝動,連忙坐上了駕駛位。
    “那個,直哉少爺,我們這是要去……”
    “東京咒術高專,你知道怎麽走的吧。”禪院直哉的聲音從後麵傳來,語氣不陰不陽。
    “是,屬下知道!”
    禪院亞紀不敢多說話,麻利開車,卻因為太過緊張,黑色車輛猛的前竄了一下。
    嘶——
    他在心裏倒吸了口冷氣,連忙顫巍巍的將車速壓得平穩,然後從後視鏡偷看。
    禪院直哉低著頭,一言不發,雖然看起來很不愉快的樣子,但是也沒開口的打算。
    總之,沒開口罵他已經很好了。
    禪院亞紀深吸口氣,安靜的執行了自己被安排的任務。
    車後座。
    禪院直哉的臉色又黑了一度。
    不爽,這是什麽味道!這家夥就不知道車內的空調也需要換過濾扇嗎?空調還不如不開,這都什麽奇怪的味道!
    不過現在不是開口抱怨的時候。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視線看著外麵明明是早上卻已經開始陰沉沉的天色,不爽的理由又多了一個。
    煩死了。
    ——
    伏黑惠坐在道場的邊上,汗水從額頭滾落,被打濕的睫毛承受不住過多的水分,啪嗒一下,汗水落進了眼睛裏。
    他大口喘氣,反手把淋漓的汗水擦了一把,然而,毫無作用。
    剛剛被清理過的皮膚立刻有新的汗水覆蓋了上來。
    “喂,沒事吧?”腳步聲與話語聲一同響起,低沉的女聲接近。
    伏黑惠抬起頭看向來人,手背還捂著一邊的眼睛。
    “沒事。”
    剛剛回應了一句,他的懷裏就忽然一沉。
    茫然放下手背,眨了眨目前還能睜開的一隻眼睛,他低頭去看。
    是水和毛巾。
    禪院真希輕巧的轉身坐在了他的身邊,手裏的另一瓶水打開,自己也仰頭喝了一口。
    明明剛剛就是她把自己操練的一身是汗,可是動手的人本身卻一身的清涼,仿佛剛剛的情況連熱身都不算。
    真希前輩,是真的很強啊。
    咒術師對別人的視線都很敏感,禪院真希也不例外,意識到身邊的人正盯著自己,她轉過頭,看到了伏黑惠那微微發紅的一隻眼睛。
    “迷到眼睛了?擦一下。”
    正用毛巾擦著汗漬的伏黑惠一頓,隻睜開一隻眼睛的臉轉向禪院真希。
    禪院真希解釋,“用礦泉水衝一下眼部,不要揉,直接用毛巾按到臉上吸幹。”
    伏黑惠遲疑一下,按照對方話,仰頭給自己衝了下。
    清潔的流水從眼睛的縫隙衝了進來,不適應的感覺被另一種取代,他連忙抬手,將毛巾扣在臉上,按住了眼窩的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五感都是聯通的緣故,他這麽做後,有種五感似乎都有一瞬間混亂的感覺。不過原本的刺痛感確實已經消失不見。
    隻是,好像不太對,panda前輩和狗卷前輩對練的聲音怎麽忽然停了?
    按著毛巾的手沒來得及鬆開,身邊已經一陣風猛然而起。是真希前輩站了起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