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 1 章(2/2)

    “你來這裏做什麽!?”
    伏黑惠一時間沒聽出這是什麽樣的情緒。
    不過,這不妨礙他感覺到有人向著自己的方向看過來了。
    “嘖,就在這種空調都沒有的地方鍛煉。”
    陌生的聲音從門口方向而來,與此同時而來的,還有木屐踏在地麵上的沉穩聲音。
    那人走進了道場,視線在簡單到足以用簡陋形容的空間裏轉了一圈。
    “與你無關吧?這種事情。”禪院真希手中的三節棍被握緊,全身肌肉繃緊,做出了抵禦的姿勢。
    “是嗎?”來人的聲音不可置否。
    好像是真希學姐認識的人?
    伏黑惠稍微放鬆了些許,下一秒,猛然的撞擊聲響起。
    狂亂的風卷而過,伏黑惠顧不得太多,毛巾啪嗒一聲落在地麵上,扭頭去看。
    自己的身邊,穿著垮褲的男人在上衣裏還加了件襯衫,雙手攏在一起,腳步輕盈的落地,視線輕飄飄的斜瞟了他一眼,然後就回頭,看向了自己的正麵前。
    發生了什麽……真希學姐!
    伏黑惠猛地扭過頭。
    道館的牆壁已經裂開,禪院真希勉強用遊雲擋住了禪院直哉的忽然一擊,但是本身還是被剩餘的力量衝的直接撞到了後麵的木質牆壁上。
    眼鏡被這驟然的衝擊搞得直接落在了地麵上,而剛剛落地那個男人,一腳不留情的踩了上去。
    “啊,這是你用來看見咒靈的玩意?抱歉啊,我沒看到。”
    輕飄飄的話語從那人的口中吐出,但是伏黑惠分明看到了那個男人臉上的笑容。
    “不過,既然都說出了想當禪院家家主的話了,最起碼也得打得過我吧?現在這算什麽樣子,太難看了。”
    伏黑惠顧不得太多,起身擋在了禪院真希的麵前。
    “這個家夥怎麽回事?!”
    他一臉的警惕,身體微微弓起,手中握緊了剛剛被打濕的毛巾,像是打算就用這個東西來阻礙對方的攻擊一樣。
    來人——禪院直哉的笑容消失,視線在他的臉上逡巡。
    高大的男人眯起了上挑的狐狸眼,“你,就是伏黑惠?”
    “有何貴幹?”伏黑惠調動起了所有的警惕,身邊的影子逐漸凝實,已經做好了隨時喚出式神,起碼也要把對方的注意力從真希學姐身上轉開的打算。
    “嘖。”
    那雙狐狸眼睜開,視線落在他已經變得異常凝實黑暗的影子上,他卻轉過了身,看向了後麵的兩個,“悟君呢?還是說,對於十種影法術的繼承人,你們就讓這種連咒靈都看不到的人的來教導?”
    這個‘連咒靈都看不到的人’所指實在是太過明顯,禪院真希還沒開口,伏黑惠已經忍不住開口,“真希前輩可是很強的!”
    禪院直哉轉回頭,一雙眼睛冷冰冰的看著他,“就這?”
    氣氛一觸即發,後麵鍛煉的兩個人現在隻剩下狗卷棘一個,另一個明顯已經去找人求援。
    不過禪院直哉不在意。
    他的視線轉向了禪院真希的身上。
    禪院真希已經從破損彎折的木板之間脫身,隻是好像是剛剛脫身的時候傷到了手臂,伸手捂了一下胳膊,然後再次握緊三節棍的兩端,警惕看著麵前的禪院直哉。
    “不用理他,你先去一邊,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禪院真希一雙眼睛警惕的看向禪院直哉,“你來做什麽,禪院直哉。”
    禪院?
    伏黑惠下意識的收起了動作。
    禪院家,不是真希學姐的親人嗎?所以,是家人?
    “來看看你和我親愛的侄子。”禪院直哉開口,視線落在了伏黑惠的身上。
    伏黑惠???侄子?我?
    禪院真希語氣不變,顯然知道情況,“你可不是這種會把我們這種邊緣人物放在心上的人,怎麽,禪院家本家人不夠你折騰了?”
    禪院直哉的臉色再次陰沉。
    他深吸了口氣,然後,把一路上想好的話說了出來。
    “你,想要有繼承禪院家的權利,起碼在一年以內成為特一級,否則休想我承認你。”
    說完,他的視線落在了另外一邊的伏黑惠身上。
    “還有你,別以為沒你什麽事,未來很有可能你會成為禪院家的家主,所以,我會安排人來教導你十種影法術的正確用法,跟著一個沒咒力的女人,你能學到什麽,肉搏嗎?十種影法術被你當成了什麽!?”
    剛剛被襲擊的人,以及自認是完全路人的人,一同因為禪院直哉的一通話懵住了。
    剛剛跟著panda趕來的夜蛾正道動作一頓。
    夜蛾正道沉聲,“我倒是不知,原來禪院家的繼承人,對我東京咒高的教學有這麽大的意見。”
    說是這麽說,他也看到了牆壁上的那個破損。
    但是,禪院直哉剛剛那兩句話,真的給他一種,禪院直哉是作為學生家長,因為對教學進度不滿所以打上門來的感覺。
    怎麽可能,那個禪院直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