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1/2)

    “直美,需要我進去幫忙嗎?”清冽的女聲響起,加茂憲紀迷迷糊糊的感覺到了些許的異常。【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
    “不用!”
    熟悉的嗓音帶著陌生的情緒,聽的加茂憲紀一個激靈坐了起來。
    我被抓住了?束縛呢?咒術呢?他對我做了什麽?
    各種問題在腦子裏打轉,他坐起身左右環顧,異常的感受從胸口傳來,他下意識的伸手捂住,柔軟細膩的觸感從掌心傳來。
    加茂憲紀:……
    加茂憲紀:?????
    低頭盯著自己胸口的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站在盥洗室門口的鯰澤美咲一愣,回過頭,就看到床上猛地坐起的黑發女性。
    “誒,你醒了?”她對著加茂憲紀一笑,“我是這裏的客房服務,鯰澤美咲,有什麽需要幫忙的都可以問我哦?直美小姐說你是她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了,有什麽需要幫忙的都可以找我哦?”
    說著,還細心的給加茂憲紀往上扯了扯被單。
    加茂憲紀:????
    他一臉茫然的順手用被單捂住胸口順手又捏了兩下,不明所以。
    他怎麽變成女人了?
    之前禪院直哉不是說變不回來嗎?他這麽做,不怕加茂家和禪院家產生什麽糾葛嗎!?
    時間還短,這會盡快去找禪院家說不定能解開。
    不等加茂憲紀起身,盥洗室的門已經被人從裏用力打開。
    禪院直哉黑著一張臉大踏步的走了出來,“這種東西壓根就不是人能用的!”
    “誒,別這麽說嘛,棉條很方便的,比如平時運動啊遊泳啊,用這個會很安心的。”鯰澤美咲上前兩步,“要不我跟你一起進去?別害羞,就是普通的工具而已嘛。”
    “才不要!”禪院直哉的聲音拔高,手臂橫在身前,臉色微紅,身體微微後仰。
    這是禪院直哉?
    那個目中無人,哪怕知道他是禪院家未來家主也完全沒辦法親近的禪院直哉?他也有這個樣子的時候?
    加茂憲紀愣神的時候,禪院直哉已經感覺到了他的視線。
    直哉一挑眉,“喲,醒了啊。”
    說完,他轉向鯰澤美咲,“先去忙你的吧,我有事要和她說。”
    鯰澤美咲點頭,“那我就先不打擾了,如果直美醬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一定要找我啊。”
    她轉過身,對著加茂憲紀鞠躬,“就先不打擾兩位了。”
    說完,鯰澤美咲推著小車離開。
    加茂憲紀的視線從門口方向收回,看向禪院直哉。
    禪院直哉已經轉身坐在了沙發上,身體後仰,兩腿交疊,“既然你醒了,那就來說說我們的事情吧。”
    加茂憲紀一頓,也不管衣服不衣服了,坦坦蕩蕩站起身,大喇喇的坐到了禪院直哉麵前。
    “你說。”
    禪院直哉眼角一抽。
    這家夥怎麽回事!?
    他沒好氣的拎起沙發蓋毯丟在了他身上,“蓋蓋,你這都不知道什麽叫做羞恥嗎?”
    加茂憲紀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伸手把蓋毯放大腿上,抬頭,直麵禪院直哉。
    “我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麽不可見人的地方,而且,就算是現在的狀態,你和我在任何意義上都是同性,在這方麵,我並不覺得在你的麵前赤身有什麽問題。”
    說完,他麵色嚴肅,“廢話就不必了,有什麽話還請直說。”
    禪院直哉:……
    加茂憲紀你是怎麽回事?正常人在這個時候會是這個反應嗎?
    他深吸了口氣,知道在這個方麵和加茂憲紀廢話是沒什麽意思了,從身邊拿過了一柄無鞘的太刀。
    “聽說你非但有家傳的咒術赤血操術,還勤學好問,是個合格的未來繼承人,”禪院直哉說到這裏,露出個笑容,“那你聽說過拔刀芯嗎?”
    加茂憲紀眉頭一皺,下意識的看向禪院直哉身邊那柄無鞘的太刀。
    “你是說那個因為後遺症過大,被封禁的特級咒具?”
    拔刀芯,光是聽著名字似乎是相當無害的普通咒具,但是能被封禁,就足以證明了這東西在其他人心中是個什麽洪水猛獸了。
    “本意是想要做出便於隱藏攜帶的咒具,卻因為拔出的刀折斷後會讓使用者變成女性,連帶世界認知都一並更改,因而被封禁的特級咒具。”
    禪院直哉挑眉,“知道的不少嘛。看來你確實博學。是這樣沒錯,這東西實際上使用的時間並不長,所以資料並不多,我也是因為是我禪院家的東西才清楚。”
    說完 ,禪院直哉坐直身體,“所以,別的我就不多說了,我因為一些原因要暫時保持女性的狀態,這事情我不希望還有其他人知道。你既然知道了,那麽我希望你在我不得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期間和我在一起。”
    他的眼神認真,“我沒在你昏迷的時候直接折斷你的刀,就是因為還不想改變現在的情況,我對你並沒有惡意這點你大可以相信我。”
    加茂憲紀沉吟。
    禪院直哉說的是真的,如果他有意,在自己昏迷的時候,他大可以用任何方式來解決自己,比如折斷刀,這樣的話,自己直接變成女性,說不定還不得不成為禪院直哉的妻子,但是他沒有。
    他點頭,“可以,我接受,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即便我們的家族是同盟,也不代表能接受你就這麽居高臨下的威脅,這種事情我不希望發生第二次。”
    那就是接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