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2/2)

受的答案了。
    禪院直哉放鬆了許多,臉上也浮現出微笑。
    需求得到了滿足,他那死死約束著的性格就再次冒出了頭。
    他靠在靠背上,身體微微後仰,“我就知道加茂家未來家主是個識時務的人,知道怎麽選擇才是最適合自己的。”
    加茂憲紀:……
    明明這才做出了和他同行的決定,下一秒就因為他這張破嘴生出了後悔的情緒。
    隻是決定既然已經做下,他就不會輕易的再做更改。
    加茂憲紀眯起眼睛,“我本來是不想問的,但是既然你這麽說,作為一個識時務的人,我想我還是有必要問的。”
    禪院直哉:……
    他有點牙疼,已經猜到了對方想說什麽,但是還是不得不繼續,“你說。”
    加茂憲紀眉頭挑起,語氣清清淡淡,“是什麽讓你寧可冒著這麽大的風險都要動用拔刀芯?看你的樣子,並不喜歡變成女性吧。所以,是詛咒?被詛咒了所以不得不換個性別暫時避免詛咒帶來的傷害?”
    禪院直哉的笑容僵住,“你還真敏銳到了讓人討厭的程度。這種時候難道不該對自己的處境上心嗎?”
    “是這樣沒錯,我雖然對你不夠了解,但是也知道你的大致性格,你不會無故使用會有這麽大後遺症的咒具。”
    禪院直哉沒有否認的打算,他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我是被詛咒了,變成女性的狀態可以暫時延緩詛咒的發展。”
    加茂憲紀點頭,“所以是詛咒你變成女人?這樣的話你變成女人,直接跳轉到結果,確實是可以阻止詛咒繼續發展。”
    禪院直哉:……
    禪院直哉沒忍住,“你這腦子是怎麽長得?一般人跟不上你的思路吧。”
    加茂憲紀平靜,“不需要他們跟得上,我未來會是家主,所以他們隻要聽我的決定就對了,所以,我猜對了?”
    禪院直哉是真的覺得牙疼了,“是。”
    加茂憲紀點頭,“我就不問你到底是誰下的詛咒了,無非是你對哪個女人始亂終棄或者是看不起哪個女人所以才被詛咒的,你為什麽不在我昏迷的時候直接掰斷?”
    禪院直哉:……
    禪院直哉已經開始懷疑自己拉上加茂憲紀一起走這個想法是對是錯了。
    他這個腦回路,果然還是哪裏有點問題吧!
    沒等到禪院直哉的回應,加茂憲紀還解釋了一把,“我雖然不是加茂家的嫡脈,但是有赤血操術在,嫁到禪院家對你有利吧?”
    禪院直哉嘴角一抽,“不,雖然赤血操術很強沒錯,但是我為什麽要娶一個沒有絲毫羞恥心的家夥。”
    他的視線像是示意一樣在加茂憲紀的身上溜了一圈。
    加茂憲紀解釋,“不是沒有羞恥心,隻是我知道你和我同性別,不論是什麽時候。”
    “你還是閉嘴吧。”禪院直哉臉上的表情褪去,手指摩挲著無鞘太刀鋒利的刃麵,“你再說下去,我說不定要後悔,直接把你變成女人算了。”
    加茂憲紀沒再繼續盯著這個問題,“你的詛咒有解決的辦法麽?比如詛咒者本人?”
    “已經死了。”禪院直哉垂著眼瞼。
    他並不喜歡禪院真希的那個媽,甚至到現在都不曾知曉她的名字,但是不妨礙其實他對這個女人的了解。
    這是個軟弱到,除非將死,否則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的女人。
    雖然是真的被這個家夥詛咒了,但是如果和這麽一個家夥計較,禪院直哉會有種自己的層次都被拉低的感覺。
    “好了,在這期間,為了你能盡快回到加茂家,加茂君應該願意幫我找解咒的辦法吧?”
    反正都被猜出來了,直哉也幹脆破罐子破摔,眯起狹長的狐狸眼看著麵前的加茂憲紀,“我知道你討厭我,你應該不想和我聯姻吧?”
    “如果有必要,我可以接受。”
    “你願意接受我還不願意呢。”禪院直哉哼了一聲,“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誰願意做個女人,為了走路的時候重心不穩嗎?”
    “恕我直言,”加茂憲紀舉手,“那是你一個人的問題,我就沒有。”
    禪院直哉的視線落在了他坦蕩蕩的胸口。
    確實,他是真的沒有這個困擾。
    被莫名的氣到,禪院直哉鼓起了腮幫子,“我不管,反正你的刀現在在我手裏,在這期間,你必須和我同行。”
    “好,我接受,而且我也可以幫你找解咒的辦法。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麽?”禪院直哉不明所以抬頭。
    “一起行動之前,我需要提醒你。”
    “什麽?”禪院直哉看他配合,倒也願意聽聽他有什麽話要說。
    “這畢竟是我男征變成的刀,所以請不要隨意亂摸。”
    禪院直哉:……
    才怪咧,拔刀芯就算要用也得本人說拔刀才行,這壓根就是他禪院直哉自己的刀,你身上是女溺泉啊!
    不過無所謂了。
    解決完了加茂憲紀,那接下來他就要帶人去佐賀了。
    能被普通人看到的咒靈,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存在?
    ——
    另外一邊,剛剛回去,捏著好幾張簽名照片,甚至還成功的和小高田一起吃了頓飯的東堂葵快樂的回到了學校。
    樂岩寺嘉伸:加茂發生了什麽,為什麽沒回來還要休學?
    東堂葵:咦,他有和我一起出去嗎?
    樂岩寺嘉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