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2/2)

ombie哦?難度不高,剛好適合惠君做練習。”
    明明說的是伏黑惠,但是禪院直哉的視線卻落在五條悟的身上,看著他那張帶著小圓墨鏡的臉。
    “哦?那倒是不錯。”五條悟伸手摸著自己的下巴,似乎真的對此有些心動的樣子。
    “  就是那邊的zombie嗎?惠?”他扭頭看向一邊的伏黑惠。
    伏黑惠頭也不回,“不用你說,幫助加茂家的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說完,他已經毫不猶豫的用出了十種影法術,兩頭黑色的大狗從影子裏飛出,向著雖然努力在戰鬥,但是卻一時之間難以從殘軀中掙脫的加茂憲紀方向跑了過去。
    禪院直哉的眼角餘光看了一眼那邊衝著加茂憲紀而去的伏黑惠,扭頭已經走到了五條悟的身邊,“說起來,悟君會喜歡聯姻嗎?”
    “誒,如果是直哉你的話,我沒意見哦?”有著張相當稚嫩臉龐的老師先生對著禪院直哉笑著開口。
    “這樣啊。”禪院直哉露出個笑容,“真不錯,可惜。”
    還沒說他在可惜什麽,下一秒,還在對著禪院直哉笑意盈盈,一雙眼睛真誠又專注的看著他的五條悟臉上,就被禪院直哉狠狠的砸上了一拳。
    剛剛收起弓箭,對著剛剛走到自己麵前的伏黑惠點頭的加茂憲紀,就看到麵前的人驟然轉過頭。
    他的臉上都是驚愕的神色,“五條老師被攻擊了?為什麽?”
    這麽說著,他回過頭,看向一邊的加茂憲紀,臉上都是焦急的神色,“我們快去幫助五條老師吧!”
    加茂憲紀的表情凝滯了一下。
    他一雙眼睛和伏黑惠的對視,看著他不似作偽的表情,片刻之後,露出個笑容,“好啊,我會幫你的。”
    說完,再次從身後的箭筒之中抽出了箭,拉弓。
    伏黑惠對著他點頭,快步向著五條悟和禪院直哉的方向跑去。
    禪院直哉的臉上是近乎於誇張的笑容,眉目之間卻是滿滿的怒火,“連無下限都沒有,一身咒靈的臭味就敢冒充悟君?來啊,冒充啊,我讓你繼續冒充!”
    “你在做什麽,快點住手!”身後,是伏黑惠快步接近的聲音。
    禪院直哉頭都懶得回,每次的拳腳都瞄準了被咒靈偽裝而成的五條悟的臉。
    “閉嘴,有你什麽事?”
    明明嗬斥著身後的伏黑惠,禪院直哉卻是頭也沒回,咒力也不用,對著咒靈那偽裝的近乎於完美的臉一陣爆錘。
    “這可是五條老師啊!”伏黑惠大聲向著禪院直哉開口。
    禪院直哉這次連搭理都懶得搭理他了,開口就是“加茂憲紀,你等什麽!”
    伏黑惠不明所以回過頭。
    他的身後,本該將箭對準禪院直哉的那人,手中的四支箭同時出手。
    加茂憲紀對著他揚起了下頜,“我雖然還沒來得及見過伏黑君,但是,十種影法術的式神之中沒有重合的我還是知道的。”
    說完,對著四肢釘在地麵上,還在試圖偽裝的咒靈伏黑惠開口,“下次還是不要這麽做了,真的讓人很惱火啊。”
    這麽說著,他將手中的箭丟到一邊,取出了一個血袋,啪的一聲丟在了還在用力掙紮的咒靈伏黑惠身上。
    咒靈不明所以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
    下一秒,血袋驟然炸開,粘稠的血液仿佛擁有了生命一般,包裹住了咒靈伏黑惠的全身。
    禪院直哉晃了晃手腕,慢吞吞的向著加茂憲紀的方向走了過來。
    “發現的也太晚了,你居然還真心實意的覺得這是伏黑惠。”
    加茂憲紀頭也不回,“比不過你,就憑禪院家和五條家的關係,還能對著五條悟毫無障礙的大聲叫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