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2/2)

“啊,你在這裏啊,愛醬!”
    被稱□□醬的少(女nu)微微皺眉,看向麵前的源櫻。
    “你一向是團隊的核心,小櫻,這麽淺顯的錯誤真的不該犯的。”黑發的少(女nu)名為水野愛,在以zombie的身份,加入芙蘭秀秀出道之前就曾經是國內最好的女團之一鐵裙的c位,向來看重自己的職業。
    “她們把愛豆當做了什麽,真的隻是在台上蹦蹦跳跳,就可以簡單的受到所有人喜歡的東西嗎?”
    屋內,隱隱約約的爭吵還在傳來,可以聽到的是,裏麵的內容沒有一句是關於三天後的演出的。
    “這樣連內部都沒有確定好要不要一起出道的人,是不可能做得好愛豆的。”
    源櫻(露)出了個為難的笑容,“我也知道啦……”
    “那你還這麽做?”隻要事關職業素養,水野愛就完全不打算給人通融的機會。
    “啊啊,你別生氣別生氣。”源櫻慌忙擺手,看人雙手環(胸xiong)的別過了頭,這才歎口氣,“他們是專門處理我們這些zombie的人啊,本來是為了解決我們來的……都怪我,當時如果說話小心一點,沒被他們覺察出還有其他同伴的話,說不定就不必這樣了。“
    水野愛的動作一頓,她鬆開手臂,轉頭看向一邊的源櫻,“你是說?”
    源櫻(摸Mo)著自己的後腦勺,“啊,”她苦笑了一下,“畢竟,想要繼續□□豆的前提,是活下去啊。況且,她們要的隻是這一場表演而已,雖然會影響觀眾的感受,但是我相信,芙蘭秀秀可以做到的!”
    水野愛微微皺眉,可是想想自己現在的身份,也隻能按捺著接受了下來。
    另外一邊,加茂憲紀黑著臉。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他繃著下巴,臉上都是不滿的神(色)。
    禪院直哉卻(露)出了輕鬆了的表情。
    “好,隻要你同意,三天後我們隻需要在場上待十幾二十分鍾就可以了。”
    加茂憲紀皺眉。
    “這種事情,不會有第二次。”
    說完,剛準備轉身,(性xing)格認真的加茂憲紀轉過了頭,“那咒靈的事情?”
    “估計是跑了。”禪院直哉不以為意,“那樣的(強qiang)度可配不上它的智力,雖然不知道來路是什麽,但是這麽特殊的咒靈,不會那麽容易死。”
    “那這幾日要怎麽安排?”
    禪院直哉抬起了下巴,“照常。”
    照常的意思,自然是按照之前的樣子,還是一如既往的要去找咒靈,然後空餘時間翻看他從禪院家帶出來的資料來找解決詛咒的辦法。
    加茂憲紀皺眉,“沒有做過的事情,你不打算學習嗎?”
    禪院直哉揚起了下巴,“我可是特一級。”
    然後,三天之後。
    禪院直哉一臉的屈辱,跪坐在了同一個房間的同一個位置上。
    隻是比起之前,他的態度已經(發fa)生了巨大的改變。
    頭低垂著,禪院直哉那張盛氣淩人的臉上此刻掛著兩滴羞恥的眼淚,他抬起頭,看向麵前安**著的幾個愛豆。
    “請教我!”
    加茂憲紀安靜雙手環(胸xiong),懶得開口。
    現在這個程度,難道不該是早有預料嗎?
    畢竟,可是完全沒把要做的事情當一回事,然後就毫不猶豫的上台的家夥。
    而且,還當著五條悟,伏黑惠和禪院真希的麵,把臉都丟(幹gan)淨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