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1/2)

    禪院直哉微微皺眉。【google 搜索 書名 + sto 可快速到達本站www.sto123.org】
    “加茂呢?人去哪裏了?”
    正俯身彎腰,替禪院直哉拉開車門的加茂憲紀愣了一下,他回過頭,“啊這個,那個,加茂……小姐,沒和您在一起嗎?”
    禪院直哉抬手拿出手機。
    上麵(幹gan)(幹gan)淨淨,並沒有加茂憲紀的電話或者訊息。
    之前那個奇怪的咒靈雖然能力特殊了一點,但是本身的戰鬥力並不(強qiang),而這幾個zombie就更不用說了,能保持基礎的清醒沒錯,戰鬥力連剛剛入門的4級咒術師都不如,根本沒可能對他動手。
    他不快的盯著手機上的號碼,片刻之後,收起了手機,“走吧,我們回酒店。”
    禪院亞紀鬆了口氣,“好的小姐。”
    說完關上了車門。
    禪院直哉看著外麵慢悠悠從眼前而過的景(色),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何必給一個繼承了赤血(操cao)術的人擔憂。
    ——
    “啊,那個,請問和我們一起的那個,黑頭發長得很高,平時都眯著眼睛的女孩子你有看到她回來嗎?”禪院亞紀說起對加茂憲紀的形容的時候,有些不大習慣的手舞足蹈。
    前台耐心聽完了他的描述,微微點頭,麵上整齊的笑容一點未變,“是呢,您稍等一下。”
    她(操cao)作了片刻的電腦,然後抬起頭,“在半小時前,您的同伴就已經回來了,她自己一個人,神誌清醒,動作利落,自己開門進了房間,然後就一直沒有出來,如果有什麽問題,您可以到房間裏去找您的同伴。”
    禪院亞紀鬆了口氣,剛想回頭對禪院直哉說話,就發現身後早就已經空蕩蕩一片,失去了禪院直哉的行蹤。
    他茫然四顧,還是剛剛和他對話的前台先一步開口,“如果是找您那位金發的同伴的話,她在您剛剛和我們說話的時候就已經上去了。”
    禪院亞紀:……
    直哉少爺剛剛走的時候還特地問了他加茂少爺的情況,可是他問情況的時候又什麽都不聽,這到底是在意加茂少爺,還是不在意啊?
    禪院直哉這會已經來到了房間門口。
    他拿起房卡,剛準備刷,門就先一步從內部打開了。
    禪院直哉的手自然的收回,抬頭。
    不出意料,加茂憲紀那閉著眼睛的臉映入眼簾。
    “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不論你之前的時候和其他人一起做任務是個什麽模式,但是既然和我出來,私自行動就該讓我知道。”禪院直哉目光直直的看著前方,從加茂憲紀的麵前走進了房間。
    加茂憲紀沒有理會禪院直哉的話語,而是直接對著他伸出了手,“把刀還我,我要回去了。”
    禪院直哉動作一頓,停下腳步,回過頭。
    他眉頭皺著,說是驚異,倒不如說是不滿,“你怎麽回事?”
    加茂憲紀沒有回答禪院直哉,隻是把自己剛剛的話又重複了一遍,“我要回去了。所以把刀還給我。”
    禪院直哉微微眯起眼睛,轉身坐在了床邊,雙手承在(床chuang)上,(身shen)體微微後仰,看向門口的加茂憲紀,“是什麽讓你做出了這個選擇?”
    加茂憲紀皺眉,“把刀給我。”
    禪院直哉嘖了一聲。
    加茂憲紀本能的感覺到了什麽,剛剛不過來得及後退了一步,就看到禪院直哉已經驟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單手直接按在了微微打開的門板上,將門驟然合攏。
    門扉發出了咚的一聲,房間裏此刻隻剩下了禪院直哉和加茂憲紀,安靜隻剩下了兩人的呼吸。
    加茂憲紀微微仰頭,下意識的看著禪院直哉。
    他的視力本就沒有任何的問題,現在受到莫名驚嚇的情況下,會睜開眼睛也是理所應當。
    此刻,他背後就是那扇剛剛被他打開的門,而他的麵前,卻是那個熟悉中帶著陌生的臉。
    張揚又(豔yan)麗的金發女(性xing)眼角高高的揚著,哪怕換了個(性xing)別依然帶著股仗勢欺人,不講道理,不是好人的味道。
    他仗著幾厘米的身高差距俯視加茂憲紀,“說。做出這樣的行為,你總該給我一個交代。”
    加茂憲紀像是被燙了一下,快速的收回視線,把過近距離帶來的壓迫感和被支配感掃到一邊,頭偏向右側,眼睛再次合攏。
    “你這樣沒風度,不該是禪院家未來家主該有的樣子。”
    禪院直哉冷笑,“你出爾反爾,難道就是加茂家未來家主的風度了?”
    加茂憲紀的聲音冷了下來,“我不需要對一個連自己在做什麽都不知道的人講風度。”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你如果知道,就該明白,你既然要當家主,當務之急是(性xing)別問題,其次是這個城市的問題,不論是咒靈還是zombie都很奇怪,結果非但沒有弄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反而還自己在這裏搞無關緊要的事情,我覺得我懷疑你的目標沒有問題。”
    直哉眯眼,看恢複直麵他的加茂憲紀,“這就是你的理由?”
    他沒反駁,而是看著麵前的加茂憲紀,說出了一直以來的想法,“我果然還是沒看錯你,要走就走好了,反正你一貫以來都是這個沒有自我的樣子。”
    說完,他鬆開了按在門上的手,慢吞吞一邊走一邊(脫tuo)衣服。
    他手上剛(脫tuo)下的上衣還未落地,一陣風已經驟然從門口的方向而來。
    黑(色)的上衣撲簌簌的半空中旋轉了個回環,等落地的時候,加茂憲紀已經被抵在了(床chuang)上。
    禪院直哉微微眯著眼睛,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聲音也冷了下來,“打算做什麽?偷襲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