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行,”段非凡說,“我保...)(1/2)

    7
    段非凡很配合地走出了隊伍,站在了江闊身邊。[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不過他覺得江闊可能不會服從教官的命令,畢竟這人一看就知道從小到大順慣了,屬於習慣性不服,而且剛才他被嚇著的時候那一聲“操”,比起自己來,程度還是要輕些,估計不願意享受同等懲罰。
    但江闊並沒有不服,沒有多說一句,在教官下達了“站那邊兒去”的命令之後,他立馬就昂首挺胸地往前走了出去。
    段非凡跟在他後頭走了幾步,就發現了他這麽服從命令的原因。
    江闊是直奔球場看台旁邊的一棵大樹而去的。
    美死你,仿佛一個沒有軍訓過的人,教官是能讓你在樹蔭底下受罰的人嗎?
    果然沒等走到一半,教官的怒吼就傳了過來:“立定!就站在那裏!怎麽!還想去乘涼啊!”
    服從命令的江闊立馬現了原形,他轉過頭:“報告教官,我有個問題。”
    “問!”教官說。
    “我為什麽要罰站?”江闊指著段非凡,“是他笑我,我幹嘛了?”
    “他為什麽笑你!”教官說。
    “你問他啊!”江闊說,“他笑你問我?”
    教官頓了兩秒,看向段非凡:“你告訴他!你為什麽笑!”
    段非凡在一邊看戲呢,突然被教官一瞪,也頓了兩秒才說了一句:“他……好像是被嚇了一跳,樣子有點兒好笑……”
    “誰嚇他一跳!”教官問。
    “你啊。”段非凡和江闊同時開口。
    隊伍那邊頓時一陣低笑。
    “不要笑!笑什麽!”教官衝著隊伍喊了一聲,又想了想,看著江闊,“我就不說你一驚一乍了!你嚇著了還非要出聲罵人嗎!”
    “我……”江闊的話沒能說完。
    “站好!”教官說,“站到我叫你們休息!”
    “收到!”段非凡喊了一聲。
    江闊非常誠懇地承認自己對大動靜有點兒不耐受,段非凡這一嗓子讓他再次想要蹦起來,好在幾分鍾內這已經是第三回,他還算是扛住了。
    這垃圾絕對是故意的,江闊往旁邊讓開了一步,轉頭看了段非凡一眼。
    教官盯著他們觀察了一會兒,轉身繼續帶領大家進行隊列訓練。
    這會兒太陽已經當空照,江闊隔著帽子都能感覺自己腦袋頂上是滾燙的,剛才一直在動著還不明顯,現在杵在這兒沒一會兒開始覺得難受。
    按說他雖然在空調這件事上很執著,但也不至於曬這一個小時就會難受,他對自己的身體素質還是有信心的,畢竟高中一直在遊泳隊混日子。
    “麻辣燙你吃了嗎?”段非凡突然在旁邊問了一句。
    “……沒吃,”江闊看了他一眼,“我不吃麻辣燙。”
    “是不吃麻辣燙還是不吃小攤兒上的麻辣燙?”段非凡又問。
    “不吃麻辣燙!”江闊說。
    “那你扔了沒,昨天那一碗。”段非凡繼續問。
    江闊被他問得莫名其妙:“我看都沒看它一眼,我還能想得起來扔它?再說我扔它幹嘛啊?”
    “因為等中午我們休息的時候,”段非凡說,“它就壞了。”
    “……不會,”江闊很有把握,“有空調呢,哪那麽容易壞。”
    這回輪到段非凡愣了愣:“你早上出來沒關空調?”
    “沒。”江闊很坦然且理直氣壯,“上午軍訓完你回去還能趕在麻辣燙壞掉之前吃了它。”
    “大哥,電費你出嗎?”段非凡看著他。
    “12點退房,延遲退房到1點,這個時段我愛怎麽樣怎麽樣,”江闊說,“1500塊睡躺椅不含早,不提供客房服務隻有地震一樣的空調,什麽酒店還敢問我要電費。”
    段非凡沒說話,過了一會兒才點點頭:“有理有據。”
    大概是過於有理有據,段非凡好半天都沒再說話。
    說著話的時候,還能分散點兒注意力沒那麽難受,現在一陷入沉默,江闊就覺得自己天靈蓋兒要被烤炸了,看教官後腦勺都帶著毛邊兒。
    “你是不是認識宿管,”他沒話找話地問了一句,“每天晚上出入宿舍如無人之境。”
    “趙叔是我鄰居,”段非凡倒是很直接,“看著我長大的。”
    “難怪,”江闊說,“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回家了?”
    “不然我去119睡嗎。”段非凡說。
    “你這錢賺得挺輕鬆啊?”江闊有點兒不爽。
    “承蒙關照。”段非凡說。
    “你屋那空調誰給裝的?”江闊沒在意他這句,“給護校英雄的特供嗎?”
    “那屋以前是宿管的,後來換了一間,”段非凡說,“這間就給護校英雄了。”
    說到這裏,江闊實在是不可能不問了,雖然他非常不願意給段非凡這個親自得瑟的機會。
    “你到底幹了什麽?就護了校了?”他問。
    “被人打了一頓。”段非凡說。
    “不說拉倒,”江闊說,“我要不是被你坑了在站這兒實在難受我跟你多說一句都是我有病。”
    “你舍友沒跟你說麽?”段非凡笑笑,“都跟你說護校英雄了,沒給你科普一下英雄事跡啊?”
    “就知道你有特殊待遇,”江闊說,“別的不得等您休息夠了開英雄事跡報告會呢麽。”
    “待遇可不止單間空調,”段非凡說,“五分鍾之內我就要回宿舍吹空調了。”
    江闊猛地轉過頭看著他,這話要別人說出來,他絕對不會信,但這話是段非凡說出來,以他莫名其妙的各種操作,就真有可能。
    “回宿舍之前我給你支個招,你要不想一直這麽站著,”段非凡說,“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慢慢晃,晃幾下之後往地上一躺,教官馬上就會扛你去醫務室,起碼能休息一小時。”
    江闊沒出聲,等著看他是不是要開始晃。
    “段非凡,”呂寧的聲音從他倆身後傳了過來,“你怎麽跑來軍訓?”
    江闊回過頭,看到呂寧快步走了過來。
    他這時才反應過來,段非凡是重修,按理說是不是本來就不需要參加第二次軍訓?
    “昨天是不是還有點兒不舒服?”呂寧說,“剛丁哲找我呢,說你來軍訓了,你得休息。”
    “沒事兒,”段非凡說,“閑著無聊。”
    無聊你回去吃你的麻辣燙啊!江闊目視前方。
    “而且也能跟新同學熟悉一下。”段非凡又說。
    想跟同學熟悉您別住單間啊!江闊目視前方。
    “今天先休息一下吧,”呂寧說,“按說你這個身體是沒問題的,但是昨天又暈一下,我有點兒不放心,今天先緩緩,明天你想參加就再參加。”
    “……行吧。”段非凡有些為難地同意了。
    呂寧跑過去跟教官小聲說了幾句,教官轉頭往這邊看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快回吧。”呂寧衝段非凡招了招手。
    段非凡轉身往球場對麵走。
    他倒不是跟呂寧說漂亮話,的確是不軍訓的話閑著也無聊。他報到那天開始,老叔就不讓他在家裏幫忙了,總怕影響學校的事兒,回家也待不住。
    如果不是跟江闊倆人站那兒傻曬太難受,呂寧就算讓他回宿舍他也會堅持拒絕的,主要是曬得崩潰,還不敢有大動作,怕教官萬一一回頭掃見了,再讓做一百個俯臥撐……去年董昆就是這麽廢了兩天宛若截肢。
    走出去大概也就三十米,他聽到後麵呂寧喊了一聲什麽,然後是教官的聲音。
    轉過頭時,他看到了已經躺在地上的江闊。
    看起來拽得那麽理所當然目中無人的一個人,對別人的建議倒是接受得很快……實操也很及時。
    可惜沒看到全過程,不知道演技怎麽樣,教官會不會因為識破騙局讓他來一百個俯臥撐?
    不過看了兩秒他就有些驚歎,江闊性格煩人但演技的確可以。
    他倒下的時候選擇了正麵撲倒,本來臉側著沒有鼻子著地是有點兒假,但這會兒教官把他翻了個麵兒的時候,他整個人的狀態跟之前去老叔店裏鬧事被老叔一刀把兒砸暈那小子一模一樣……
    那邊已經有人拿著擔架往這邊過來了。
    等一等。
    不會吧?
    段非凡猶豫了一下,往回跑了過去。
    隊伍前排的幾個男生已經圍了上去,七手八腳把江闊抬起來放到了擔架上。
    居然不是在演?
    段非凡過去伸手在江闊臉上拍了一下,毫無反應且滾燙,如此巧合嗎?
    “你回宿舍,”呂寧拍開他的手,“不用你幫忙,別一會兒再倒一個。”
    我不會倒,我昨天也不是真倒。
    段非凡收回手,看著幾個男生抬著擔架一路小跑。
    “他好像發燒了,”呂寧皺著眉,“是熱傷風嗎?”
    是昨天吹了一夜空調吧。
    那個空調調不了溫度,打開就16度,以江闊買完東西都不肯自己拎回家的作派,用別人的鋪蓋肯定是不行的,回宿舍去拿自己的鋪蓋估計也嫌累。
    醫務室離球場不遠,在段非凡回宿舍的路上,他跟呂寧一塊兒快步走著。
    快到地方的時候呂寧的手機響了,她接起來聽了兩秒就停下了,聲音裏帶著吃驚和無奈:“哪個女生?孫小語也暈倒了?我的天,我過去我過去……”
    “要不我……”段非凡也停下了,同樣吃驚,去年也有暈倒的,不過是在下午,已經曬了一天,這才不到兩個小時,“我過……”
    “你去醫務室,有人在處理了,”呂寧往回跑,“告訴他們還有一個……你先別回宿舍了,在那兒幫我看著點兒!”
    “好。”段非凡點點頭。
    醫務室準備得很充分,三張床,普通暈倒休息一下能緩過來的就在這兒休息,嚴重的球場邊就有救護車。
    江闊被放在了最裏一張床上,段非凡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