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這個。”江闊一把抓住了...)(1/2)

    8
    雖然燒退了,但是畢竟腦子被高溫內外夾擊過,江闊專門沒打車,讓大炮幫他掃了輛共享電動車開回來的,想要吹吹風清醒一下。【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
    但回到宿舍走廊上的時候,還是覺得昏昏沉沉的,覺得自己像一團泡了水的棉花。
    今天這個時間走廊上難得沒有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查寢。
    大炮勸他快點回宿舍的時候,他並不情願,報到那天還在宿舍替他耀武揚威的人,突然如此老實沉穩語重心長讓他非常逆反。
    江闊沒住過校,不知道查寢有什麽流程,隻是看唐力焦急能看得出對查寢的重視程度,所以他最終還是回來了,給唐力麵子,畢竟這是第一次查寢,唐力還是舍長,雖然他完全不知道舍長是什麽時候任命的。
    宿舍門口卡著幾個人。
    江闊一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眼睛燒糊了看不清,但走近了發現沒看錯,那幾個人就站在門框的位置,一個在前,兩個在後。
    在江闊走到門邊的這十幾步裏,他們一直以一個三角形的狀態鑲嵌在門框的位置,不進也不出。
    “讓讓。”他在後排靠外的那人胳膊上輕輕碰了碰。
    門框三人組同時轉過了頭看著他。
    江闊也看了他們一眼,估計是查寢的?
    但並沒有人讓開。
    也都不說話。
    就那麽一臉嚴肅地看著他。
    做甚?
    江闊懶得去琢磨這是幹什麽又是怎麽了,這是他的宿舍,他沒把人扒拉開直接進去就已經是考慮得相當周全了。
    於是他側了側身,用肩撞開了擋著他路的人,進了宿舍。
    三位舍友正各自站在書桌旁,看來在他進屋之前,這六個人正在進行某種眼神交流。
    看到他回來,唐力明顯鬆了口氣,小聲說:“我幫你把床上的衣服疊了一下,怕你回來趕不及收拾。”
    江闊非常反感有人動他的東西,條件反射地擰了一下眉,但又很快把眉毛放平了,也小聲說了一句:“謝了。”
    “舍長給他說一下。”門口站著的人這時才走了進來。
    “江闊,”唐力指了指這幾個人,“這是來查寢的學長,軍訓期間每天都會查寢,要求大家都在宿舍休息,沒有特殊情況不能外出,要保持宿舍衛生,物品擺放整齊……”
    江闊看了一眼自己的地盤,就這麽三五件衣服一點兒零碎,想不整齊都難。
    “衣服不要掛在這裏。”查寢一號指了指門口的掛鉤。
    一屋人都沉默著,江闊坐到了李子銳桌子旁邊的椅子上。
    “江闊。”李子銳小聲叫了他一聲,手還向後衝他悄悄晃了晃。
    “嗯?”江闊看他。
    “誰的衣服?”一號問,“不要掛在這裏!”
    江闊這才反應過來這說的是他掛在那裏的軍訓服上衣,他有些疑惑:“為什麽?”
    “不為什麽,保持整潔。”二號說,“衣服疊好收起來。”
    “掛那兒就是為了保持整潔,”江闊說,“不為了整潔我直接扔地上了。”
    “記上。”一號說。
    三號立馬低頭在手裏的本子上寫著。
    “拿下來了拿下來了,”唐力趕緊過去把衣服取了下來,“我們不是太清楚這裏不能掛衣服。”
    “那個鉤子能掛什麽?”江闊接過唐力遞給他的衣服,隨手放到了桌上。
    一二三號都沒有說話。
    江闊起身,拿過自己桌上放著的包,過去掛在了鉤子上,看著他們:“這個?”
    沒等他們說話,江闊又從包裏抽出了一個充電寶,掛了上去:“還是這個?”
    “拿下來!”三號沉下聲音。
    “你有什麽意見?”一號問。
    “我沒有意見,”江闊說,“我隻有疑問,並且隻有一個疑問——這裏到底可以掛什麽?”
    他可以肯定一二三號都知道正確答案,因為正確答案就是掛衣服帽子這些,因為這個每家都有的這玩意兒,它名字就叫衣帽鉤。
    但一屋子裏的人都不說話,陷入了短暫而尷尬而更多的是劍拔弩張的氣氛裏。
    “這床誰的?”二號敲了敲床架,突兀地結束了不愉快的上一話題。
    但這隨手一敲,立馬開啟第二個不愉快。
    大概大家都沒有想到,江闊這就繞不過去了。
    “我的。”江闊站在被他掛滿了的掛鉤前轉過身。
    二號一臉不爽地指了指:“衣服收進櫃子裏。”
    這次江闊沒問為什麽,反正也沒有答案,當然他的答案必定也是不行的,他拉開了自己的衣櫃展示了一下:“櫃子放不下了。”
    “這你自己解決,跟我說有用嗎!我不管你那些!”一號說,“衣服不能堆在床上!”
    “那是疊好的。”江闊看了一眼,唐力是個仔細的人,衣服疊得非常平整,大小居然都一樣。
    “陽台上晾得亂七八糟的衣服怎麽也不收一下?”一號沒接著他的話,“很好看嗎?”
    唐力和馬嘯趕緊跑到陽台上,把晾著的衣服收了下來,馬嘯那條褲子看著還是濕的。
    “洗漱用品不要東一個西一個,都收整齊!”二號到浴室轉了轉,“軍訓期間,沒按軍事化要求你們疊豆腐塊,東西放整齊些都這麽難嗎?”
    宿舍三個人又趕緊去整理了一下洗漱用品,在江闊看來,那明顯是已經整理過了的,現在他們就是拿起來再原地放下去而已。
    三號在本子上唰唰記著。
    江闊站著沒動,腦袋開始有點兒脹著疼,帶著脖子肩膀也都是酸痛的。
    發燒的後勁正在一點點展現。
    本來他以為轉完陽台廁所這一圈就該結束的時候,一號踩到了江闊床邊的樓梯上。
    然後往上走了兩級,伸手拿起了唐力幫他疊好的衣服,走下了樓梯。
    江闊一下就火了,這個樓梯是上床用的,他們平時都是脫了鞋才會往上踩,現在一號直接往上印了倆灰白色的印子。
    而且還直接拿了他的衣服。
    “這位同學,”一號拿著衣服衝他晃了晃,“不是我們針對你,而是你們宿舍大部分問題都出在了你身上,希望你配合,不要影響整個宿舍。”
    江闊沉默了兩秒,抓過了一號手裏的衣服,彎腰在被一號踩髒了的樓梯上擦了擦,然後把衣服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裏。
    “你什麽意思?”大家的火氣聚在頭頂,江闊的這個動作讓二號最先炸了,猛地提高了聲音吼了一嗓子。
    江闊閉了閉眼睛,他差點兒又被嚇得蹦起來。
    “那兒不是椅子,”李子銳臉色也不怎麽好看,但還是迅速打了圓場,過去想把衣服從垃圾桶裏拿出來,“看好了再放嘛。”
    江闊伸腳把垃圾桶勾了過來,一腳踩在了桶沿兒上:“沒什麽意思,扔垃圾而已,垃圾桶能扔垃圾嗎學長?”
    “江闊!”李子銳壓著聲音,一臉雖然都不爽但這是查寢還是忍忍就得了的堅韌表情。
    “別跟我們這兒耍威風,”一號說,“這是學校,你這架子擺給誰看!”
    “給你們仨看呢,”江闊說,“這麽明顯。”
    “一點兒規矩沒有,耍嘴皮還挺厲害,”一號的眉毛跳了跳,“查寢不在宿舍,東西亂放,言語挑釁,製造矛盾,還會點兒什麽?”
    “這個。”江闊一把抓住了一號的衣領。
    盧浩波進了學生會是段非凡沒想到的,這人去年讓一向好脾氣的董昆說出過“這人要能進學生會我直接把學生會辦公室砸了”的話。
    而盧浩波會捂著肚子從119宿舍裏飛出來,這是段非凡更沒想到的。
    “哦豁!”他從躺椅上翻身躍起出了宿舍,往對麵門上踢了一腳,“出來看戲。”
    門馬上開了,段非凡一邊往裏走,一邊把兩邊的宿舍門都敲了一遍,很快身後的宿舍門就都打開了,不斷有人走出來。
    查寢組的另兩個也從119裏出來了,但並不是單獨出來的,是跟人抱成一團出來的,一時也分不清是在打還是純粹擁抱。
    “都回去!”盧浩波起身看到了段非凡和那邊一堆看熱鬧的,指著他吼了一聲,“段非凡你想幹什麽?”
    “看看,”段非凡走到了119門邊,“要幫忙嗎學長?”
    從宿舍裏團著出來的四個人終於艱難地分開了,兩個查寢組的,還有119的胖子和唐力,唐力拉架,胖子居然在打。
    不過胖子戰術動作明顯不行,居然能把盧浩波一腳踹出來?而且他現在還看到了盧浩波臉上有擦傷。
    往宿舍裏看過去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