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當成替身的炮灰(17)(1/2)

    沈鈺一回家,整個人都在發顫,渾身濕透了,頭發上還沾著泥土和草,沈母一開門就驚住了,她哪裏見過這樣的沈鈺,頓時臉(色)一變,正要詢問的時候,沈鈺卻一把推開了她,一聲不吭的走進了房間裏。[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小鈺,你這是怎麽了?怎麽回事啊?”沈母連忙跟著追上去,還沒進房間,便差點被迎麵來的門砸著鼻子,她嚇得停在了原地,見裏麵傳來了書本砸在了地上的聲音,有些急了:“小鈺,把門打開,(發fa)生什麽事情了?你告訴媽媽啊!”
    “滾開!”不知道是什麽東西砸在了門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沈母嚇得瞪大了眼睛,好一會兒後她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卻也不敢再敲門了,隻能打電話求助於陸宇。
    沈鈺躲在房間裏,他渾身顫抖,眼裏滿是驚恐,他從陸宇的車下來的時候,本來準備直接離開,卻不想剛到路邊就遇到了打車來墓園的程奇,程奇一推開車門就和他對視了一眼,那一瞬間,沈鈺想起了在倉庫裏程奇歇斯底裏的嘶吼聲,他嚇得膽子都快破了。
    幸好他轉身就跑,一下都不敢回頭,一路狂奔,路上甚至摔到了廢棄的池塘裏,這才清醒了過來。
    他沾染了一聲惡臭的淤泥,水草還在他的頭發上,渾身上下滿是泥土,衣服濕透了黏在身上,但他顧不得這麽多,急急忙忙的往家趕,一刻也不敢耽擱。
    他很清楚,如果他再次遇到程奇,程奇一定會(殺sha)了他。
    他一定會(殺sha)了他!
    “這不能怪我,這怎麽能怪我呢……明明是你自己非要炫耀,你非要炫耀你家孩子的成績,我……”沈鈺牙齒都在發顫,他蜷縮起來,壓低了聲音喃喃著:“是你自己非要拿著小孩子的繪畫獎狀在我麵前炫耀,是你……我知道我錯了,但是主要原因都是因為你們。”
    他反複的重複著這番話,越說臉(色)越猙獰,直到最後,他喉嚨裏發出怨恨的詛咒聲:“如果你不炫耀,不就沒這些事情了嗎,活該,活該啊!”
    他緩慢的轉頭看向桌子上擺著的照片,上麵是兩個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少年,一個笑的十分燦爛,一個模樣溫和。
    “老天真不公平啊,為什麽把天賦給了你呢,明明你什麽都不如我……”他起身拖著沉重的身子,走到桌子旁邊,猛地將相框砸在了地上,用力狠狠的踩碎了玻璃,裏麵的照片也出現了裂痕。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你也不知道,我有多羨慕你啊……哥哥。”沈鈺坐倒在地上,低頭捂臉痛哭出聲。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時,沈鈺茫然的抬起頭,接著便聽到了陸宇的聲音傳來:“沈鈺?你在裏麵嗎,給我開開門。”
    “陸宇……”沈鈺聽出了陸宇的聲音,他稍稍猶豫了一下,接著便聽到陸宇說:“多大的人了,別任(性xing),開門。”
    他扯了扯唇角,緩了一會兒之後才聲音嘶啞道:“我知道了,等會兒。”
    隨後他扶著桌子站起身,踉蹌的走到了門邊,將門打開了,外麵站著的果然是陸宇,沈母和沈父在一旁擔憂的看著沈鈺。
    “你這是怎麽回事?”沈鈺身上還沒換衣服,一股子池塘淤泥的臭味,陸宇眉頭微微皺起:“你先去洗個澡吧,怎麽搞成了這個樣子?”
    “回來的時候不小心掉池塘裏去了。”沈鈺也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樣子,應了一聲後便拿著衣服去衝洗一下。
    沈父沈母十分感激的看向陸宇,壓低了聲音道:“我們也不知道(發fa)生了什麽,等會就麻煩你跟小鈺好好說說,開導開導他。”
    長輩的要求,陸宇也沒法拒絕,他看了眼手表,有些心不在焉,隻得勉(強qiang)點頭應下了。
    “所以現在陸宇在沈家。”係統333每天都在做一個合格的監控錄像,它見謝朝正在挑選顏料,便道:“可惜了,當時程奇還以為遇到的是沈黎,整個人都嚇得不輕。”
    “白日見鬼,還是墓園這種地方,也不怪他嚇成了這個樣子。”謝朝選了幾款不錯的顏料之後,讓人打包了起來,拎著袋子出去:“希望我給陸宇的暗示能起點作用,不然就辜負了我浪費這麽幾分鍾和他這個人渣聊天。”
    “你不喜歡陸宇。”係統333感覺到了謝朝語氣裏的不屑。
    謝朝笑了一聲,他道:“沒有人會共情一個做錯事情的人,更何況陸宇沒一件事情辦對了。”
    “你以前也是這樣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