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當成替身的炮灰(18)(2/2)

低笑了一聲,歎氣道:“沒有001,但是有001號初始係統,據我所知,它是第一個被摧毀的係統。”
    “……”謝朝忽然想起來333說過他自己也是被打散重組的,頓時明白為什麽333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估計他和001有些同病相憐了,甚至兩個係統可能認識。
    “對不起,提到了不該問的問題。”謝朝說道。
    “沒有,沒什麽不該問的,其實隻要你想知道的,我都能告訴你。”333的聲音甚至有些笑意,“其實001之所以被摧毀,理由挺簡單了,他犯了錯誤。”
    “嗯?”謝朝仿佛聽到了八卦。
    “還記得主係統發布的《行為規範手冊》嗎?”係統333問道。
    “我記得,就是一百八十九條規定的那本。”謝朝感歎道:“你們係統的規則可真多。”
    “其實以前是沒有這麽多的,但是從001被摧毀之後,就加了一百多條上去。”係統333說起這事的時候,語調極為熟稔:“真是懷念以前啊。”
    “001被摧毀……有什麽原因嗎?”謝朝被333(勾gou)上了興趣,他問道:“總不至於無緣無故就摧毀了吧?”
    “原因啊,挺簡單的。”係統333笑了一聲,聲音低沉,緩緩道:“因為係統001初始係統……”
    他微微一頓,謝朝坐直了身子,問道:“做了什麽?”
    係統333笑了起來,輕飄飄道:“愛上了宿主。”
    有那麽一瞬間,謝朝有種(強qiang)烈的感覺,他感覺333在說謊。
    一陣劇烈的頭疼讓謝朝忍不住悶哼了一聲,他低著頭,略微低喘,333立刻問道:“又頭疼了?這(身shen)體的後遺症還真是不小。”
    “當然不小,不然沈黎這麽熱愛美術的人,怎麽會退學呢?”謝朝疼的難受,隻得躺在沙發上才稍稍好了一些,他低聲歎了口氣:“001被摧毀了,會和你一樣有重組機會嗎?”
    “會的。”係統333見謝朝頭疼的厲害,他的語氣也跟著沉了下來:“不說這個了,你先躺會兒。”
    謝朝躺在沙發上閉眼小歇,額角一陣陣的抽疼,讓他有些難受,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他才睜開了眼睛,頭疼也緩解了不少。
    “是誰在敲門?”謝朝問道。
    “是陸宇。”係統333說道。
    “……”謝朝再次躺了下來,闔上眼睛小歇,他道:“那就沒事了。”
    他沒有半點要去給陸宇開門的意思,沒一會兒敲門聲便停下了,謝朝翻了身,不再理會,直到晚上出去倒垃圾的時候,再次瞧見了蹲坐在花壇旁邊的陸宇。
    外麵的地麵有些潮濕,大概在他(睡Shui)著的時候下了場不小的雨,陸宇看到沈黎後,連忙上前,他手裏還拿著一份包裝精致的禮物盒:“這是你喜歡的顏料,那天我聽店主說你喜歡,你看看是不是這種。”
    “……”沈黎連眼角餘光都不曾給他,從他身邊將垃圾丟進了垃圾桶裏便準備離開,陸宇攔住他道:“你就看一眼,看一眼好不好?”
    “我不喜歡這個。”沈黎說道。
    “但是……”陸宇尚未說完,便聽到沈黎繼續道:“因為它是你送的,我嫌髒了。”
    旁邊樹枝上的雨滴落下,正好砸在了陸宇的手上,有些微涼,他握著那個禮物盒,沉默了一下後才道:“是不是我現在做什麽都是錯的了?”
    “其實這句話,在此之前我一直也想問你,陸宇,我到底哪裏得罪你了,值得你這麽恨我,騙我說你愛我,把我當做替身,最後還要送我去死。”沈黎笑了一聲,他攤開手,無奈道:“什麽深仇大恨啊,值得你這麽做。”
    “我真的知道錯了,我找這個送給你,就是想讓你高興一點。”陸宇近乎卑微道:“我之前是弄錯了,你離開我之後我才發現,其實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我早就喜歡上你了,我不能失去你。”
    沈黎站在樓下,他幾乎淡漠的看著麵前的陸宇,眼看著這個在記憶裏一直高高在上的男人,正在卑微的求著他。
    “陸宇,你真讓我看不起。”他微微揚起下巴,眸光下睨:“怎麽會看上你這樣的人呢?”
    他的語氣裏充滿了疑惑,陸宇愣怔的回望他,總覺得眼前站著的這個人十分陌生,像是一個頂著沈黎容貌的陌生人。
    “你……”陸宇下意識的想要問,但話到了嘴邊,又覺得這種事情實在是太荒謬了,他嘴唇微動,顫聲道:“你是後悔曾經跟我在一起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