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漫長的第一天(1/2)

    “喂,這位大叔。【耽美言情小說排行榜 www.sto123.org】”
    有人!
    我前麵說過,我這人耳朵很好使,但在剛剛,竟然沒有聽到一絲一毫的響動。
    這麽說吧,不論是多麽優秀的獵手,在移動時也會有響動,在我看來的區別隻有大小之分。
    然而這個家夥,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
    連衣物摩擦的窸窸窣窣聲都不曾有。
    我悚然一驚,腦子還沒反應過來,身體便不自覺的靠向樹——院子裏唯一能遮擋我身形的地方。
    右手順勢摸向腰間,卻忘了自己換了個身體,撲了個空。
    我抬眼,看到空中的兩隻腳丫。
    嗯,會浮空。
    是個硬茬。
    想殺人滅口的話,有點難搞。
    腳丫的主人探過腦袋向下望,或許是覺得這個姿勢有些累,他施施然落到牆頭,坐在青瓦上。
    稚嫩的嗓音,配合饒有興致的神情,白發藍眸的男孩投下視線:
    “你這樣......是不是有點太明目張膽了?”
    **
    “第一,我不叫喂,我叫五條嗣......”
    當然,我是不可能這麽回答的。
    這又不是哪部狗血戀愛劇。
    **
    很久之前,我的老大、同事、鄰居奶奶、樓下壽司店的老板娘就評價過我——
    如果把人“讀空氣”和看臉色的能力做個等級評分,我大概能排三顆星。
    滿分一百分。
    沒錯,我完全不在評分體係內。
    看著他們歎息的臉,我一時之間竟不知道他們是在誇我還是在罵我。
    不過,雖然察言觀色的屬性點沒有點夠,但惡意與殺氣我還是能感覺出來的。
    老大說這叫“直覺係笨蛋”。
    這句我能聽出來——“笨蛋”是罵人的。
    **
    “倒也不是特別明目張膽。”
    我認真回道。
    畢竟我是在確認周圍沒人的情況下才動手的。
    誰能想到這個不科學的世界會有人瞬間移動啊?
    男孩爆發出的惡意轉瞬即逝,仿佛剛才我的警覺是一場幻覺。
    他兩條腿搭在牆邊,深棕色的小皮鞋和我視線相平,我能清晰地看到——
    男孩的鞋底,甚至連灰塵都沒有。
    “哦?”
    男孩眨眨眼。
    鞋跟磕了磕牆壁。
    落下簌簌的白塵。
    他膚色極白,瞳孔像極了浸在波子汽水裏的玻璃珠,透出股精致到不似人的美感。
    長相是五條家一脈相承的熟悉感。
    熟悉得有點過分熟悉。
    “我剛才隻是和他們鬧著玩。”我想了想,看到他們三人死屍一樣的姿態,補充道:
    “他們都沒死。”
    “啊。”
    男孩發出有些敷衍的鼻音,輕巧地落地,輕柔得像一隻長著肉墊的貓。
    他走到我麵前。
    我這才發現,這個過分好看的小孩還沒我的腰高。
    他抬眼望望我。
    我蹲下身,雙手按住膝蓋,看向他。
    小孩有些肉嘟嘟的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聲音理直氣壯:
    “我知道他們沒死,我隻是好奇......”
    他的聲音還帶著奶氣,有種天真的殘忍。
    “你為什麽,沒有殺了他們?”
    **
    我在想,難道說這個世界是那種高危界麵,連個小孩都要有“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覺悟?
    未免有點牛逼。
    我沒能回答這個問題。
    一個高呼著“悟少爺”的仆人就找到了這裏,把小孩領走了。
    池塘邊躺的三個人就好像石頭、空氣、小草一樣。
    那人隻是輕飄飄地掃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