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第十一天(1/2)

    我把披薩放到桌子上,脫了外套。[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org]
    外賣服是長袖長褲的,如今是晚夏了,可白日的氣溫依舊惱人,穿著外賣服在陽光下好似蒸桑拿一樣,一天下來我的T恤和褲子都濕透了。
    被窩裏不知何時長出來的“貓貓”拱了拱,突然冒出一顆腦袋。
    “好香,我餓了。”貓貓如是撒嬌道。
    “可我就買了一份套餐。”我說著,抬手整了整頭上的繃帶。
    他偷偷看了看我的表情,似乎是沒能觀察到他想要的,小孩兒皺了皺鼻尖。
    “我沒想到那群老頭居然允許你出來?”他說完,沒等我回答,又自顧自地說道:“不過也是,‘你’隻是分家不起眼的一份子,就算哪天死在外麵,如果不是和詛咒有關的事,他們應該連看都不會看上一眼。”
    “都是群有眼無珠的......”
    他的聲音越說越小,到後麵幾乎是呢喃,但我偏偏能聽得一清二楚。
    不過我倒是沒什麽心思去細究他的話,我把一天打工的成果放在桌子上,硬幣和紙幣工工整整的分開,左邊是明天的生活費,右邊是要攢下來的積蓄。
    “這麽點錢?”五條悟回過神來,瞪圓眼睛。
    “嗯,就這麽多。”我把錢疊好,放進錢袋裏。
    “這麽點連買塊點心都不夠。”小孩兒撇撇嘴。
    五條悟所吃的那種點心我是見過的,是匠人用手一點點捏出的猶如紅梅花瓣般的和式甜點,每一塊上都寫滿金錢的味道,我今天掙到的這點錢,大概攢一年才能買一片“花瓣”。
    而宴會上的五條悟小崽子,對於這種點心基本上是論碟吃的。
    “簡直比山吹色的點心^還值錢。”我由衷地感慨道。
    **
    在我還沒成年前,就知道金錢的重要性。
    那時候的老大就像今天的我一樣,每次掙到一筆,都會把錢倒到桌子上,鋪開,然後一張一張、一枚一枚地清點。
    “這個是阿嗣和我的生活費。”他在桌子上畫一個圈。
    “這是明天賠給樓下便利店的錢。”又分出去一大片。
    “這個是......你佑泰大叔的撫恤金。”他歎了長長一口氣。
    “撫恤?”
    “是為了安撫體恤,讓佑泰叔叔的老婆和女兒能夠更好地活下去。”他摸摸我的頭,“死去的人已經無法挽回,但活著的人日子還得繼續,我們做不了什麽,隻能盡可能地去補償。”
    “那是佑泰的家人該得的。”
    長大後我才知道,那個早在記憶裏模糊了的佑泰叔叔,憑借一人的犧牲,換來了他們好幾個夥伴的幸存。
    有了那筆撫恤金,才得以讓他的女兒和妻子輕輕鬆鬆地生活到現在。
    那筆錢裏,不止有老大托付的那部分,那幾個活下來的人,每個人都往裏添了一筆。
    這是幸存者對於犧牲者的——
    補償。
    **
    我搬了凳子,坐在餐桌前準備吃晚飯。
    這屋子的確不大,桌子緊鄰著床頭,我背對著床坐下,一會兒後腰就被毛茸茸的東西頂了一下。
    我手一抖,差點把比薩喂到鼻子裏。
    “??”我回過頭,五條悟那顆白色小腦袋正得意洋洋地杵在我背上。
    “唔。”我嚼了口披薩,芝士像是涼了的口香糖,沒了那種黏糊糊的香軟,“你要吃點兒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